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张静散文:回娘家

2018-11-06 04:39:57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张静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终于,我还是回来了,回来这个专属我们三口之家的小家庭。近两个月的娘家生活又仿佛做梦一般成为了过去。喧嚣过后,尘埃落定,一切恢复了以往的模样,我又要开始重复着以往的生活。那带给我快乐和感动的暑假就化为我往后平淡如水的日子里最美好的回忆。

  河曲视窗网特稿(张静)终于,我还是回来了,回来这个专属我们三口之家的小家庭。近两个月的娘家生活又仿佛做梦一般成为了过去。喧嚣过后,尘埃落定,一切恢复了以往的模样,我又要开始重复着以往的生活。那带给我快乐和感动的暑假就化为我往后平淡如水的日子里最美好的回忆。

  姗姗来迟的暑假一来临,迫不及待的我急忙赶往了阔别已久的娘家,当我刚刚踏上家乡土地的那一刻,我不禁为她的变化停下了脚步。时光荏苒,家乡经过半年的“创卫”,已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一刹那感觉仿佛已是沧海桑田。这个曾经让我最快乐、最温暖、最舒心的“圣地”,如今却成了迎接我这个远方归客的陌土,让人不得不唏嘘。再看看我,曾经流连于此地的一个小女孩业已为人母,变成了另一个小孩最想依靠的大树。我不由得感叹时光的匆匆,让少不更事,扎着马尾好像永远长不大的小我一晃变成一个责任在身的大人,也让我的家乡在勤劳的父老乡亲的改造中变得越发迷人。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家乡的风里都散发着淡淡的甜味。即使闭上眼,我仍能找到回家的那条小巷,循着母亲做的饭菜的香味,我一步步走近让我魂牵梦萦的家。站在这里,让我感觉久违且熟悉的踏实、自由、温暖。曾经在这里发生过一幕幕,仿佛就在昨天,忽然让我有种错觉,觉得自己好像从未离开过。但是,身边叽叽喳喳的女儿提醒我,我不再是以前的姑娘,是已经嫁出去的女儿了。此次回来,便是家乡留给我的最大的恩惠。

  从古到今,多少文人墨客咏赞过自己的家乡,书写自己的思乡深情,没有分开过,不能够体会家乡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人不能决定自己的出生,所以从出生那刻起,我的血肉就已经深深的根植于这片土地,一同欢笑,一同成长。小时候和孩子们玩耍的土墙根早已被钢筋混凝土取代,以前卖零食的小店变成了规模宏大的超市,留下我许多背影的小巷现在已经是宽阔的马路了,还有原先给了我许多童年记忆的大剧场现已成为人们休闲放松的公园。在“创卫”的大潮流下,家乡变得更加美丽,也更加可爱。二十多年的紧密相连让我的思想,我的行为,甚至我的相貌都镌刻了家乡的特色。家乡变了,我也长大了,我们共同见证了彼此的成长,这份感情不会随着是时间的流逝而变淡,它只会越来越浓烈。

  身处他乡时最想念的是母亲做的饭,特有的家乡饭。如今再回家,每日母亲都会变着花样做我最喜欢吃的饭菜,一家人围坐在桌前,用舌尖来破解母亲带有自己密码的饭菜。可口的饭菜,让胃十分惬意,亲情的味道,让心十分温暖。这次回家我会特意和母亲一起下厨,想要继承母亲留给我们的味道。最令我欲罢不能的是家乡的特产——莜面。无论是莜面烤姥姥、莜面鱼鱼还是细又长的莜面饸烙,只要浇上特制的羊肉臊子,那滋味鲜香浓郁、滑腻不肥,是待客的最佳上品,也是母亲给我解馋的最佳法宝。一个人的记忆也许会失去,但是家乡的味道已经深深根植于血液之中,永远不会忘却。

  上街时,我戴上了不经常用的眼镜,为的是能够看清楚街上每一个行人的脸庞,或许其中就有我想看见的面容,短短一段路,我不得不走走停停,因为每走一段路就会碰上熟人,彼此互相寒暄,聊聊家常,填补着记忆中关于别人,也关系着自己的故事。有一天,突然,听到了再熟悉不过的吆喝声“热饼子哎——”,那长长的尾音瞬间勾起了我儿时的记忆,我习惯性的伸手叫住了他。卖热饼子的还是那位熟悉的大叔,只是大叔老了,除了那双身患残疾的双腿没变以外,两颊的白发明显的覆盖了双耳,眼睛也没以前亮了,但布满沟壑的脸庞还是和以前一样红扑扑的,眼睛里依然透着商人的精明。大叔不一定认识我,可是他以及他的热饼子却永远留在我的童年里。小时候一听见那悠长的、热腾腾的叫卖声就忍不住跑出去追着大叔的小车跑,那热腾腾透着香味的饼儿至今都会令我垂涎三尺。我接过饼子,笑着说:“大叔,你还在卖饼子啊,我记事起就开始吃你的饼子了,你看我现在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还在卖饼子呢!”我指着身边坐在婴儿车里的女儿。大叔看了看我的女儿,抬头对我说:“是啊,你今年多大了?”我说:“我都28了。”大叔说:“你看,我都卖了29年的饼子了,比你还大呢,哈哈……。”大叔边说边又坐上了他特制的小轮车走了,耳边又回荡起悠长的叫卖声“热饼子哎——”。女儿吃着她从未品尝过的热饼子吃的津津有味,原来这饼子的味道也会代代相传啊。

  这次回家与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因为这是女儿第一次跟着她的母亲回娘家。亲人们惊叹原来的“小不点”被另一个小不点取代了,但是大家像疼爱我一样疼爱着我的女儿,即使未曾谋面那又如何,割不断的血脉亲情,骨肉相连能胜过千山万水的阻隔。我迫切的想要女儿了解她母亲的出生地,可惜女儿太小,无法体会我的感受,不过,我已通过血液传播把记忆同样根植于女儿的身体里,我想以后她会明白的。

  我常想,人为什么活在这个世上,又为什么偏偏降生在这方水土上,我试图从家乡的一草一木上寻找着答案。隐隐觉得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依附于别人,别人也依附于我,我们彼此联系,构成了血肉至亲,共同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下去。这方水土养育了我们,无论走到哪里,我的身上都刻有家乡的印记,我为自己的家乡自豪,谢谢她传授了我坚忍的性格和善良的本性,虽身处他乡,但是家乡的一切仍然是我永远不变的眷恋。

  虽然距离下次回娘家大概还有段时间,不过,我会一直带着期盼的心情等待下次的感动。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王敏散文:秋天,那静静的小村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