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王美花散文:清明时节忆姥姥

2018-04-04 07:28:47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王美花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随着长途汽车颠簸的频率,急驶在回老家的路上,看着窗外那些倒退的风景慢慢的消失不见,思绪在脑海里飘荡,仔细想来,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之间,姥姥姥爷去世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但是曾经与姥姥朝夕相处点点滴滴的记忆,却没有因为时间的久远而淡忘,反而在清明节的时候更加的清晰。

  河曲视窗网(王美花)又是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花开草绿好一片芳香四溢的景象。但是最近的天气总是忽冷忽热,就像是蹦极一样,高低温的变化之快让人有点捉摸不透。刚收起来的厚衣服又被突然的降温重新开始了它的工作,也许是临近清明节的时候,气温又一次下降了,每年的清明节都是阴雨连绵,凄风冷雨在这草长莺飞的季节里,更加的让人哀伤肃穆。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纸钱香火及各种供品在大街小巷随处可见。我们也不例外,脚步匆匆的赶往老家,去参加祭祖及给姥姥姥爷立碑的活动。

  随着长途汽车颠簸的频率,急驶在回老家的路上,看着窗外那些倒退的风景慢慢的消失不见,思绪在脑海里飘荡,仔细想来,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之间,姥姥姥爷去世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但是曾经与姥姥朝夕相处点点滴滴的记忆,却没有因为时间的久远而淡忘,反而在清明节的时候更加的清晰。

  还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妈妈说过,我的姥爷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所以我对于姥爷没有印象,只听我妈妈说过,姥姥姥爷都是老实人,是一辈子善善良良的好人,任劳任怨的把四个孩子拉扯大,自己不舍得吃不舍得喝,把好吃的都留给我的三个舅舅和妈妈。正当年代好转的时候,姥爷却先行离去了,也许是劳累过度了早早的就走了,留下了我姥姥一个人带着四个孩子。过了几年,二舅和妈妈分别都成家了。后来,姥姥听亲戚说包头比口里(老家)有发展,就带着大舅和三舅他们离开了老家,去了包头。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好羡慕我的同学朋友们,在寒暑假的时候可以去姥姥家玩,而我却只能在家里,我没有姑姑也没有姨姨。童年的时候,每当遇到这样的情况,心里会有莫名的落寞感。其实,那个时候对于包头多少还是有一些记忆的,因为在我五岁的时候,妈妈曾经带着我们姊妹几个去包头看姥姥去了,那时候感觉包头很大,而且那么多来来往往的车,姥姥和舅舅家还有好多没有见过、也没有吃过的好吃的。还记得我姥姥家门口有一块菜地,在菜地的边上有一根横放着的粗大的木头,还有窗户外面拴着一头特别高大的骡子,那时候我特别喜欢收藏好看的烟盒与糖纸,看着骡子底下有,我就弯腰钻进去捡那些漂亮的纸,结果,也许是骡子以为我要跟它抢吃的,抬起腿来一脚就把我给踢倒了,连着害怕与疼痛,我哇哇大哭起来,妈妈听到哭声赶快把我抱起来,好在骡子脚下留情,我只受到一点点皮外伤,只是虚惊一场。还有我舅妈做的好吃的拿糕,不知道是怎么做的,只记得非常好吃,这就是五岁小女孩断断续续的包头记忆。

  直到1990年的时候,姥姥岁数大了,思家心切,希望将来落叶归根,就回来老家了,在二舅与我们家来回住。还记得姥姥从包头回来后看见我,非常惊奇,说二闺女长漂亮了,真的是应了古话,女大十八变。因为,在我小的时候,长得特别丑,白皮肤,黄头发,眉毛也不好,而且还是单眼皮,真是前绷楼后把子,简直就是名副其实的丑小鸭,常记得那时候我姥姥开玩笑的说我妈,抱个孩子还抱这么难看的孩子。也许是上帝可怜我,就特意帮我,后来慢慢的自己长出了双眼皮,再后来,经过慢慢的蜕变,那些缺点也不是特别明显了。

  再后来,姥姥最喜欢在我们家住了,每次来我们家一住就是三四个月或者半年。毕竟母女好多年没有在一起了,每天妈妈和姥姥有说不完的话,妈妈变着花样给姥姥做好吃的,我记得我姥姥最喜欢吃妈妈做的茨粉(也就是和一种凉粉差不多的家乡美食)了,每次吃茨粉的时候,姥姥都是坐在锅头起(就是热炕头)穿着羊毛大皮袄,因为那个时候正好是冬天,看着没有牙齿的姥姥吃的是那么的津津有味,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时候姥姥眼睛有点不太好了,已经有点看不清楚东西,但是她特别爱吃我们老家的炒花生,我妈妈就把剥好的花生米放在一个容器里,再用擀面棍把它捣碎了,然后用勺子喂我姥姥,姥姥说,不管在哪里都不如老家好,不如我妈妈做饭菜好吃,自己闺女做的饭菜是天下最好吃的,母女亲情胜过一切。有时候姥姥去二舅家住,如果我妈做了好吃的饭菜,就叫我姐骑自行车去送给我姥姥吃。在我们家住的时候,每天早上起来,我先给姥姥洗脸,梳头,然后才给自己梳洗,还记得姥姥那稀疏花白的头发好长,每次梳完,我都会给她把头发扎住然后盘起来一个小发髻。姥姥总是夸我给她洗脸梳头最舒服了。我记得那时候的姥姥好像还喜欢抽烟,我的爸爸总是经常给我姥姥买整条烟回来,在那个年代,那时候印象最深的烟有三环、黄金叶、大前门、芒果,好像还有一种烟的名称我不记得了,只记得烟盒上面有一种就像是银杏叶,又像是孔雀头顶的那个扇形的花冠一样,特别漂亮,我好喜欢那种烟盒纸。姥姥总是夸我爸是好人,说女儿找对人了,她很放心。

  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转眼之间,到了1993年的正月初十,姥姥毫无征兆的突然离世了,带着对儿女们、孙子孙女外甥们的牵挂与世长辞了。那一年姥姥寿终的时候80岁,就这样一位善良的老人用她的爱心与耐心,含辛茹苦的抚养大了四个孩子,一辈子勤俭持家,与邻和睦,她永远都是我们最亲的人。

  如今,在这清明节的时候,妈妈、三舅、表姐、表哥和表弟表妹还有我们兄妹几个及邬氏家族的许多人,一起为您和姥爷扫墓立碑来了。看着荒凉杂草丛生的坟墓,您的音容笑貌再一次出现在我的脑海。姥姥姥爷,虽然您已经离开我们好多年了,但是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您留给我们淳朴善良、厚道贤惠上进的家风,我们永远铭记在心。随着焚香祭拜,烟雾缭绕,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跪在冰冷的黄土地上,纸钱在熊熊火焰中渐渐的变成了灰色,嘴里是苦涩的味道,喃喃自语的和姥姥诉说着这些年我的悲伤与磨难,诉说着这些年的悲欢离合,诉说着在姥姥临走的时候没有见到姥姥最后一面的遗憾,诉说着思念姥姥的酸楚与悲伤。此时,鼻涕眼泪就像是决堤的河一样倾泻而下,姥姥,我们说的话您听见了吗?我们都来看您来了。硕大的墓碑,还有许许多多的花圈围绕着、呵护着您,香火及各种供品在墓前摆放整齐,随着纸钱纷飞,鞭炮声穿过云霄试图驱走那些荒芜与悲凉。姥姥,您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好吗?看看您的这些亲人们都过得很好,都来看您和姥爷,还有二舅和舅妈也来了,愿您们在极乐世界里,再也没有疾病与贫穷,更没有别离,过得永远幸福快乐!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贫困户想的就是我们做的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