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王敏散文:脚手架上的女人

2018-11-18 06:57:24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记者 王敏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马路对面又开始盖楼了,一层像是门面房,其它的正在建设中。看这架势,怎么着也得盖个六七层吧。我天天从此地路过,除了堵车时对这边瞥一眼,多数时候都是目不斜视地一掠而过。这天傍晚,我习惯性地等在路边,准备横穿马路,身边一对母子的对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河曲视窗网讯:(记者 王敏)马路对面又开始盖楼了,一层像是门面房,其它的正在建设中。看这架势,怎么着也得盖个六七层吧。我天天从此地路过,除了堵车时对这边瞥一眼,多数时候都是目不斜视地一掠而过。这天傍晚,我习惯性地等在路边,准备横穿马路,身边一对母子的对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年轻的儿子大约有十来岁,他用胖乎乎的小手指着高高的脚手架说:“妈妈,你看,那上面还有女人呢!”我抬头一看,那被夕阳染红的天空里果然矗立着一个脚手架,上面有几个女人正在忙碌地干活。她们穿着辨不清男女的衣裳,头上罩着农村常见的三角形头巾,脸庞模糊在光影里。小男孩天真地问:“妈妈,女人怎么能做这种工作呢?多危险呀!”他的母亲想了想,用手摸着他的脑袋说:“恐怕是家里负担太重,不得不出来干活吧!”小男孩不依不饶地说:“你看,还有一个年轻姐姐呢!她为什么不上学呀?”我顺着小男孩手指的方向仔细辨认,果然是有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她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运动服,上面落满了灰尘和泥巴,脖子里露出一件旧秋衣的领子,头上的红头巾显得分外鲜艳。这个姑娘正在二楼的位置,手中拿着一件木柄的工具,对着墙壁上贴的薄板用力铲下去。“嚓嚓嚓”,她在同一个位置连续铲上几下,板子就从墙壁上掉了下去,落在楼下面。男孩的母亲显然也注意到了姑娘的举动,她虎起脸来对儿子说:“你要是不好好念书,就会跟这个姐姐一样,来给人家铲墙皮!”男孩缩了缩头,连忙说:“不要!我可不敢上那么高的地方,我怕掉下来呢!”“那你就好好读书,考个一百分……”

  母子俩的声音渐渐远去了,脚手架上的人影愈发模糊,如果不是她们头上那鲜艳的头巾,还真认不出来这是几个女人。这个小县城近几年新建了不少楼,但我从来不知道,这里面竟然还有女人的功劳。或许我住的房子里就曾经滴落过女人的汗水:小区的水泥地面可能是女人抹出来的,那一块块红砖可能是女人运上来的,甚至连水路电路,都有可能是女人铺出来的……她们脱下时髦的衣服,换上笨重耐脏的工作服,用自己的辛苦和汗水获取劳动报酬。在她们的身后,或许还有患病在床的老父亲,或者有嗷嗷待哺的幼小孩子,或许有正在上学读书的子女,千斤重担逼迫她们脱离了土地和厨房的生活,像男人一样在脚手架上出卖着自己的苦力。她们满面尘垢,她们头发蓬乱,她们必须得克服畏惧心理,逼迫自己不从那么高的地方往下望。只要专注于眼前的工作,多干一天就多一天的收入。

  夜幕降临了,女人们从脚手架上小心翼翼地爬了下来,她们蹲在只有一个框架的楼房前头,手端着饭碗一边吃饭,一边大声说笑着。只有在这时候,她们清脆的嗓音和曼妙的身段才能让人注意到她们的性别。穿蓝色运动服的女孩子也下来了,她摘下红色头巾,用力在空中抖了抖。同伴喊她吃饭,她头也不回地答应了一声,倒把脸蛋埋进一只硕大的脸盆里,“哗哗”地洗起脸来。擦净手脸之后,她才坐在一块儿石头上,跟别人有说有笑地吃起饭来。女孩子的笑脸很明媚,在色中有种说不出的魅力。她没有选择去超市做收银员,也没有选择去饭店端盘子,却选择了在脚手架上干粗活儿,是因为这里的工资更高?还是因为这里有她的同伴?还是家里急等着钱用?这一切已经无法可知了。

  夜色中的脚手架显得那么安静,它高高地刺入夜空,像是要碰到弯弯的月亮一般。那些女人们的声音消失不见了,只有工地上的风在冷冷地吹着,孤独,萧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黄河医院:患者感恩送锦旗,医患情谊暖人心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