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邬莎散文:又是一年二月二

2018-03-18 14:07:58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黄河路小学 邬莎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又是一年二月二,正值雨后周末,闲暇时光,朋友圈看到关于二月二的好多信息,我也了解到许多过去所未闻的知识。


 

  河曲视窗网特稿(黄河路小学邬莎)又是一年二月二,正值雨后周末,闲暇时光,朋友圈看到关于二月二的好多信息,我也了解到许多过去所未闻的知识。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作为年尾巴的二月二,在大人娃娃的心目中远远比不上过年一样重要。二月二仅仅是老百姓口头上传闻的节日,年早已过罢,家中可口的东西早已消失怠尽……在那个粮食紧张的年代,多数家庭又开始青黄不接、饿上肚子了。农忙的人们开始往地里送粪、耕地,也就是进入春耕大忙季节,到处都有春耕的农民,场面显得热火朝天。

  昨晚回来发现儿子未理发,我不由一阵唠叨:干嘛非要等到明天,人多费时!可孩子尽脱口而出:二月二,龙抬头!妈妈,这天理发的孩子长大后有出息。不用想,这家伙肯定是从网上得来的信息!龙抬头?到底是啥意思?好奇心迫使我便专门查了此条信息。其实众所周知,龙不过是一个传说,它是我们民族的信仰和图腾。二月二,惊蛰之后,万物复苏,传说中的龙在这一天醒了,它给人们带来希望,带来美好。正如书中所说:一年之计在于春。

  在我的童年时代,那个物质匮乏的岁月,节日对孩子们的诱惑力很大,还没到二月二,孩子们早把:二月二,龙抬头,家家户户炒豆豆的歌谣唱遍全村大街小巷。因为二月二,对孩子们最大的诱惑莫过于爆米花。

  今日恰逢出门考试,看到朋友圈内发出的炸爆米花,思绪又把我拉到了童年…那个时候,临近二月二,外村炸爆米花的师傅就会转村进行炸米花。那声音,在村子的大街小巷嘭嘭嘭的声响不断,那声音,犹如过年燃放的震天雷,充满激情充满诱惑,但凡听到的,无不为之心动。整个村子,空气中弥漫着诱人的香味,隔着几条巷子,也能闻到。那香味瞬间令唾液泛滥,令人满口生津,但最开心的莫过于爆米花师傅。炉火上架着黑乎乎像大炮般的爆米花机,火车头帽子下一张大脸被烟熏火燎得像唱大戏的黑包公,他目无表情地瞅着炉膛,瞅着时间表。师傅旁边的位置,轮到谁,谁就去拉风箱。众目睽睽下,那拉风箱的人儿如凯旋而归的将军,师傅一边摇动着爆米花机,一边用小碳掀添碳,众人的焦点都在师傅身上。若是看见爆米花的师傅站起身,围着的孩子群便骚动起来,胆小的捂着耳朵向后退,胆大的捂着耳朵向前冲。随着“嘭”的一声巨响,一团白烟升腾而起,热腾腾香喷喷的爆米花像决堤的河水,诱人的香气让口水喷涌而出。总有不安分的玉米花从爆米花机与麻袋的接口处蹦出来,像天女散花一样飞得四散。紧盯着玉米花落下的方向,一群顽童欢呼着追着撵着,抢到的赶紧塞进嘴里,故意吧嗒着嘴巴,狡黠地大笑着,眼神里混合着自豪、不屑与挑衅。没抢到的懊丧着脸朝回走,回去也拧着自家父母来炸米花!

  又是一年二月二,物质生活的提高,童年那节日的回忆已成为历史。每逢二月二,各大超市设有节日专柜,各种小食品琳琅满目,各种口味的豆、豌豆青豆等任人挑选。唯有在时光中转动的米花机,在岁月的年轮中地唱着不老的歌谣,但再也看不到当年那壮观的一幕――长龙般的队伍,和兴高采烈的哄抢大军……



河曲邬莎散文:又是一年二月二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 散文 又是

上一篇:河曲县电业局“掌上电力”服务进万家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