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李小白散文:我的青春我做主

2018-05-06 08:18:46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特约记者 李小白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谁能谈青春?肯定不是十四五岁的后生。知饭的好坏,要吃过;知地的冷暖,要去过。真正有资格谈青春的人,是那些为了国家、社会、民族,乃至仅仅为了自己,已经把青春典当出去的人。杨志卖刀,在刀出手的那一刻,他惊觉陪伴他半生不离不弃的原来是一把刀,而这把刀不见了,他再也寻不回来了。你把人生走过,犯过许多错误,但是你没死,岁月云烟,青春替你抵了命。

  谁能谈青春?肯定不是十四五岁的后生。知饭的好坏,要吃过;知地的冷暖,要去过。真正有资格谈青春的人,是那些为了国家、社会、民族,乃至仅仅为了自己,已经把青春典当出去的人。杨志卖刀,在刀出手的那一刻,他惊觉陪伴他半生不离不弃的原来是一把刀,而这把刀不见了,他再也寻不回来了。你把人生走过,犯过许多错误,但是你没死,岁月云烟,青春替你抵了命。

  昨夜恰逢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在益民北路上又遇到了我的恩师马占荣。他是我的高中班主任,也是文昌中学的最后一任校长,是一名完全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来教育和管理学生的政治老师。路灯下,他的身影斑驳,有时显得佝偻,有时显得伟岸,脸上满是慈和。他的老伴检查出尿毒症后从三尺讲坛上退了下来。他的独生子结婚刚满一年,与媳妇双双考到了深圳,月底就要出发了。他的青春去哪儿了?

  今天早上晨跑,路过河曲县政府。政府后院小二楼边上的窗户,凌晨四五点,灯就已经亮了起来,那是河曲视窗网的办公室。窦占伟与我亦师亦友,今天是他的生日,也是国家法定可以休息的星期六;但他笔耕不辍,在总结共青团河曲县第十四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的内容,停放在门口处的摩托车刚刚熄火。他的老朋友们纷纷在他的朋友圈留言,祝他生日快乐。晨光中眨眼四十年,他的青春去哪儿了?

  早上七点半,祁景成准时推开沙坪煤业调度会议室的大门;十余名科队长正襟危坐,等着他安排部署工作。沙坪煤业今年的安全形势持续承压,自成为矿长后,他已经连续十个月没有休息过一天。他面容枯槁,一身是病,已无限接近退休的年纪,今年很有可能是他在岗位上的最后一年。从宁夏来到河曲,从磁窑沟到沙坪煤业,多少辗转,他肩上的担子从来没有减轻过。食堂提醒他:随身的包里放着胰岛素与针管,早饭前需要再打一次。他的青春去哪儿了?

  不是只有喝酒、唱歌、打架、通宵、撸串才叫青春;不是只有见过祖国的名山大川,和年轻靓丽的姑娘在佛前许过愿才叫青春。十九岁登台,三尺讲台是马占荣的青春;孤灯月下,河曲视窗是窦占伟的青春;梦里起身,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早调会是祁景成的青春。青春是岗位,是坚守,是执着,是生生不息而又延绵不绝的岁月。青春是曾经有过,青春是相信过,青春是爱过恨过,青春是没有辜负过。

  人情冷暖,每一个岗位上都闪烁着光芒。光芒背后是伟人,也是凡人。他们和我们一样,生活在柴米油盐里、家长里短里。他们的青春点亮了、燃尽了、过去了,然后有了我们。苍松拔翠,岁寒顶雪,一生知劲节处;县里佝行,驱车步道,转眼过四十年。有资格谈青春的人再也开不了口,摇摇头,摆摆手,留下了空白,让我们继续去挥霍、涂鸦。但我们不能涂鸦,也不能挥霍。充满激情,争做生力军,建功新时代,我的青春我做主,是对他们最好的慰藉。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 我的青春 散文

上一篇:河曲县5月5日天气预报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