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我与河曲视窗网的不解情缘

2018-12-04 07:05:33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记者 李小白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当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很健康……离我第一次用心写东西已经过去了十三年,离我第一次与河曲视窗网发生交集也过去了将近五年。邓紫棋唱“缘分让我们相遇乱世以外,命运却要我们危难中相爱”,感动了无数听众;我和河曲视窗网恰似“缘分让我们相遇在生计奔波之外,命运却让我们在闲言碎语中相爱”,是一种心心相惜。

  河曲视窗网特稿(记者 李小白) 当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很健康……离我第一次用心写东西已经过去了十三年,离我第一次与河曲视窗网发生交集也过去了将近五年。邓紫棋唱“缘分让我们相遇乱世以外,命运却要我们危难中相爱”,感动了无数听众;我和河曲视窗网恰似“缘分让我们相遇在生计奔波之外,命运却让我们在闲言碎语中相爱”,是一种心心相惜。

  我至今仍记得那一天,2014年2月19日,有一位qq好友跟我说,我发表在空间里的文章相当不错,有兴趣的话可以向河曲视窗网投稿。那时我才知道,这位好友便是该网站的采编王老师。随后,我便开始了向网站投稿的日子,笔名也由“简晴歌”变为“李小白”,乃至于现在的真实姓名。

  “也许未来遥远在光年之外,我愿守候未知里为你等待”,这也是邓紫棋歌里的句子。后来的我一直在河曲视窗网陆陆续续的投稿,年轻气盛,写的多有不到位处,亏得编辑部的两位编辑都欣赏我,把我当成知己好友,每篇文章都认认真真逐字逐句的修改,也把我推荐给了燕治国等省内名家,给了我更为宽阔的容错余地。

  感谢的话对朋友实在说不出口。别的外采记者在“寂寞中坚守,在孤独中行走”,我则像是河曲视窗网的一个孩子一样,被不断培养、培育、培训、培植,很快就闯出了名声,有了自己的粉丝,也有了自己的文字尊严。

  “文字尊严”是我自己的提法。王国维说人生有三重境界,第一境界是“立”、第二境界是“守”、第三境界是“得”,对应于“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三句诗词。我认为写作也有三重境界,第一境界是“文字尊严”、第二境界是“文字生命”,第三境界是“文字道路”。见笑于大方之家,我给自己拟定的这三重境界也配了三句诗词:“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当写出来的东西能得到众人的认可,远如郭敬明赵树理,近如燕治国、贾金理,那就有了“文字尊严”,是“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当写出来的东西能众口相传,活在人和人之间的第三维度,比如说金庸笔下的任我行、路遥笔下的孙少平,那就有了“文字生命”,是“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当写出来的东西能代代相传,让后来者蹑影追踪,比如说《孙子兵法》《西游记》,在比如说老子《道德经》、马克思主义思想,那就有了“文字道路”,是“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文字是有尊严的,对我来说,越是夜深人静读起自己以前的作品,越会有这样的认知。这种尊严提醒你:你对它们的出现要负责任,让你不能轻易的辜负它们。

  2017年以后,我开始更多的写新闻稿件,不再像以前一样写评论与小说。原计划是不署名,只要单位的新闻能为人所熟知,对单位有所助益,那便是上上的结果了。但河曲视窗网的窦主编为人肃穆,有点像古代的魏征,具备很强的职业操守,执意加上了“李小白”三个字,督促我行文写作更趋谨慎、内敛,算是对我的另一种磨炼。转眼就过了一年,总觉的时间走的太急。光阴迫近,华发生白,窦主任扎根新闻工作已经三十余年,如今在脑海中像电影一样一遍一遍的回放,让人有“向天再借五百年”的憧憬。

  这几年,河曲视窗网日渐繁荣,增加了许许多多的年轻人,时常能够看到新面孔。河曲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日盛一日,改革发展的每件小事都记录在了河曲视窗网上。双方算是水涨船高,又好似林深树数。

  夏花绚烂,秋叶静美,光阴流转罔顾。又听了一遍邓紫棋的《光年之外》,对缘分的感触良多:越是在一个地方待的久了,越会敬畏命运。特别是相遇、相知、相逢这些字眼,受命于天,就像是一首歌,婉转流莺起伏,你还没有说出口,它已经到了这个音,仿佛一直在等你;你的激情出来了,它却又缄默了半个拍子,仿佛在害羞。

  这些年,是相互迁就的羁绊,也是不解的情缘。感谢河曲视窗网,也感谢自己,留住了逝去的那五年。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视窗》,一路有你更精彩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