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改革开放40周年的记忆:河北省拉麦记

2018-12-19 03:28:02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赵来存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给我生活带来的变化,首先就是改变了天天吃高粱面、玉米面的历史,全家尽情吃白面,尽管这一改变已经过了将近四十年,但想起那年带车去河北拉麦的经历,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感慨良多。

  河曲视窗网特稿(赵来存)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给我生活带来的变化,首先就是改变了天天吃高粱面、玉米面的历史,全家尽情吃白面,尽管这一改变已经过了将近四十年,但想起那年带车去河北拉麦的经历,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感慨良多。

  我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打我记事起,白面就是个稀罕东西。合作化前,父亲经营炮业作坊,兼做草板纸。造纸作坊在离家较远的侯家口附近,我随父亲去造纸坊路过东门街时,父亲有时给我买个白面糖酥饼,我觉得这是天底下最好吃的食物,也令两个姐姐羡慕不已。平时生活中,家里吃点白面也总要掺上玉米面、高粱面一起吃。要想吃顿纯白面,可真是件稀罕事。老人们说:“白面是用来敬神的”,言下之意是说只有神仙才有资格吃白面。为了节省白面,人们细细地研究了白面的各种吃法,还根据面食的形状,总结下一套顺口溜:“条子省、疙瘩费,要吃饼子卖上地”。普通人家,能吃顿面条子打打牙祭就很奢侈了,要是吃法不对还要承担“卖地”的风险,可见此物之珍贵。

  到了七十年代,我独立成家,自己一人在外工作,上灶吃饭。我所在的企业龙口磺厂一度被人称为“合同工厂,红面工人”。说的是工人身份都是合同工,吃的主食是高粱面。高粱面营养价值且不论,它吃法单一,只能是蒸红面、煮红面。煮红面又被称为河捞面,煮河捞面时必须加上蒿籽面和榆皮面才能做成,口感苦涩,难以下咽,吃到肚里腹胀难受。妻子和接连出生的两个孩子是农户,称为“四属户”,在生产队里掏钱分粮。按说,他们所在的生产队应该是全县最好的生产队之一。那年月,人均分配原粮在二百多斤的生产队比比皆是,但他们生产队的年人均分粮在300斤以上。可惜的是,生产队的耕地绝大部分是水地,虽然可以广种小麦,但那时生产队种什么没有自主权,高粱玉米还是主要农作物。在那物资匮乏、副食短缺的年代,白面只有逢年过节,尊贵客人到家时才敢动用,平时想吃顿白面只能想想了。1978年,我调回县城工作,情况稍有好转。那时我每月也有工资收入,但是城里没有粮食市场,到巡镇集市也只能买点糜米,从来没有白面出售。什么时候能尽情地吃上白面,简直可以说是全家人的梦想。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的1979年春天,县城一些单位用汽车陆续从河北省拉回了小麦,为本单位职工搞福利,购买价比河曲市面上的高粱、玉米还便宜。我们单位职工对此十分羡慕,也很想买点小麦调剂生活,就和厂内另一名中层干部一起向厂领导申请动用本单位汽车去河产省拉小麦。经厂内研究决定,本厂职工自掏购小麦款,厂内汽车无偿拉运,作为职工福利。因为我在厂办公室工作,组织购买一事就落在我的身上。

  在当时,我们对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偌大河北省,去哪里拉?我们厂长是河北人,但他的老家离河曲太远,老家也没有可以联系之人。他给我们推荐了他的老乡——在河曲工作的河北省深泽县籍老干部王德录同志。深泽县在石家庄地区,距河曲比较近,老王家中有亲人在农村,几经电报联系,确定有可供购买的小麦。购买价每斤0.28元,仅比当时粮食局供应的白面贵0.10元。去了在他们家可以落脚。俗话说:“天上无雷不下雨,地上无媒不成亲”。老王做了我们去河北省购买小麦的牵线人。

  也有人会疑惑,为什么不去粮食部门买,不去集贸市场买?当时的粮食部门不经营计划外的粮食,河北省也没有公开的粮食市场,我们去了只能在农村向生产队的社员收购,所以必须有落脚的地方。

  带车去河北省买小麦,路途遥远,路况复杂,厂内汽车是行驶了二十年的老解放牌,我也做好了吃苦受累的思想准备,但我最大的顾虑是怕遇到政策上的麻烦。当时国家仍然执行粮食统购统销政策,出省的通道上都设有物资检查站,专门检查物资进出。记得1978年秋天,我带车去保德县韩家川公社境内给职工搞福利买红枣,车装好了,工商、税务都来了,要收税,还要收管理费、交易费。好在买得不多,收款不大,红枣也不是国家的统购物资,几经交涉才过了关……这一次运的是粮食,关系重大,万一遇上麻烦真是不好交待。

  实践证明,这一次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去河北时,在本省盂县境内给深泽购麦点的人拉了点煤炭,不敢走大道,就绕道两省交界十八盘的崎岖山路,跌跌撞撞去了河北。买到小麦后是重车,十八盘上不去,只好走省道,这样一来就必须途经旧关检查站。为躲避检查,我们傍晚来到检查站附近,坐等几个小时,打算在后半夜过关。然而,检查站工作人员并没有为难我们,稍微检查后便放行了,弄了个有惊无险。在深泽购买时,也没有任何麻烦。在此过程中,我深深感觉到形势变了,改革开放的号角已经吹响,互通有无、自由贸易已经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从1979年6月到10月,我们单位由我带车共去河北省深泽县拉回小麦三车,总重二万余斤,职工们都买到了低价的小麦。那段时间,大伙家里大缸小瓮里都盛满了小麦,总算是可以尽情地吃白面了。此后,随着农业生产责任制的推行和国家放开粮食政策,吃白面成为了常态,带车去河北买麦的事便就此作罢。尤其是进入九十年代,粮贸公司从外地大量购入优质白面,鼓励人们“吃白面,到粮贸”,老百姓再也不需要想方设法自己加工白面,能直接吃到物美价廉的白面了。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白面已经走进千家万户,就算是山珍海味,也成了家常便饭了。党的十九大确定了继续改革扩大开放的正确路线,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十九大路线的指引下,我们的日子会更美好!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县气象局12月18日下午5:30发布天气预报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