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2019河曲教师节征文(12) 小姑一家的教师情缘

2019-09-10 03:17:38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特约撰稿人 鲁栓娥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他们都是我们教育战线普普通通的一员,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有的只是一份对工作、对教育事业的热爱之情,也许正是因为一大批这样默默无闻,乐于奉献的教育工作者夯实了全县教育工作的基石,铸就了河曲教育工作不朽的传奇!


  河曲视窗网特稿(特约撰稿人 鲁栓娥) 她当了一辈子教师。提起她当教师的事,还要从他的父辈说起。

  他的父亲毕业于大同师范,毕业后留在了大同地区任教。当时他父亲家里上有年迈的母亲无人照顾,加之路途远远,交通不便,又无条件接母亲去大同赡养。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权衡之后,决定带着妻儿辞职返乡尽孝。当时他父亲这段孝母辞职的故事曾传为佳话。但放弃了自己热爱的教师职业终究成了一生的遗憾。为了弥补,他父亲又应邀回到了赵家沟完小任代课教师,农业社给挣工分。1980年,父亲终因家大人多,微薄的工资补助无力养家,只好返回村里种地。这时她刚好高中毕业,父亲就建议她在赵家沟完小当了一名民办教师。

  刚参加工作,年仅18岁的她就被分配到离家30里地的孙家沟村任教。且不说路途遥远,单就说这所学校的校址,是一座破败的庙宇,一个女孩子家得有何等的的胆量多大的勇气才能坚持下来!她说,那时候的人单纯,傻,觉得工作很神圣,好不容易有个工作,就得好好干。每次听她讲那段经历,我都感觉挺悲壮的!是啊,十八岁,一位花样的女孩,白天要在这座破庙里教那十几个孩子学知识,晚上一个人住,最好情况下,能有一个女学生和她一起住,那也要等人家父母下地回来吃了饭,打猪喂狗后,才能送过来。要知道,这里还没有通电,晚上只能点煤油灯照明!就这样坚持了三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

  1983年9月,她因为工作认真,成绩突出,深得家长及学校领导的认可被调回了赵家沟完小,结束了这个偏远单人校的教学工作。这时的她已经历练成了能独当一面的好老师,成了学校的骨干教师。

  1985年,她有幸考入河曲进修校,成为河曲进修校第一届学生。两年的学习生活,让自己的文化知识水平更上了一个台阶,同时也对教师这个职业多了一份热爱!

  这期间,她经人介绍,与教育局职工许全小结了婚。1987年,河曲进修校毕业后,她回到了丈夫家乡——葛真龙乡任教。山里长大的孩子从小就练就了坚强的品格。她回到葛真龙后,把这里当作自己的第二故乡,一边上课,一边照顾家里、带孩子。孩子照顾不过来,为了不影响工作,就把孩子托付给本家亲戚照顾,孩子称其为奶爷爷、奶娘娘,他们两家直到现在都以奶亲家交往!村里的教学工作是繁琐的,那时还是复式班教学模式,一个人要带几个年级的全部课程,工作量之大,只有当事人知道。白天上课,晚上孩子们回家了,老师才挑灯夜战,备课批改作业。那时候的家长特别淳朴,看到自己家孩子遇上了好老师,那是打心眼里尊重,不管是年长的年轻的,都会“老师,老师”称呼你!在这段日子里,苦是苦点,但她得到了乡民的尊重,还获得了“区教学能手”称号。也就是在这段艰苦的日子里,她迎来了自己的第二春,1992年收到了“五寨师范民师专业”录取通知书,成为了一名正式教师,此时的她,内心更升华了自己对教师这份职业的热爱!

  1996年,两个孩子都到了上学的年龄。为了给孩子一个更好的教育,她向上级主管部门申请调到了巡镇联校。

  巡镇联校给了她更广阔的平台。巡镇联校的23年里,她坚持教育教学第一线,任高段语文教学工作及班主任工作。一直深得学生、家长、同事及社会各界的喜爱,所带班级班风优良,学风正派,能引领孩子们健康成长。她的工作曾多次受到校、乡、县、市各级主管部门的表彰,1998年被河曲县人民政府、人民武装部评为“国防教育教学能手”,2000年在“三优”评选中,所授课《草船借箭》荣获优秀奖;2007年,荣获县委县政府颁发的“模范教师”称号;2009年,被评为名师。与此同时,她借助各种机会提升自己的教育教学水平和知识水平,先后取得了中师、专科文凭,1999年12月获得了小学高级教师职称。2000年,论文《怎样使鸡蛋竖起来》在《学习方法报》上发表。

  2018年12月,她龄满退休。从1980年参加工作到2018年退休,她整整在教育战线工作了三十八个年头,三十八年来,她教过多少个学生,又有多少个学生还能记起她?她从未计较过,反正她是把自己的一生全部奉献给了自己热爱的教育事业,而且影响了下一代!

  她就是我的小姑——赵彩云。

  她的爱人许全小也是教育战线普普通通的一员。早在1979年的8月,全小就参加了工作。那时候,父母在教育上,按照一定的条件,到了父母退休的时候就可以让子女顶替参加工作。全小的父亲也是在教育系统干了一辈子的职工。老人家的简历上清楚地记录着;许五十八,1955年到1958年,巡诊中学炊事员;1958年到1973年,城关中学炊事员;1973年到1979年,葛真龙小学炊事员。那时候的炊事员在学校里和教师们只是分工不同,称呼一样,大家也亲切地喊他“许老师。”许老师就在这同一个岗位上一干就是一辈子。退休后,儿子许全小刚好赶上了这个顶替的机会。这也是老人家最大的心愿。

  全小刚参加工作时,被分配到了沙泉社办高中,一年后,因为工作认真负责,人又勤快,被调回了教育局当通讯员,这期间,经过学习锻炼,他的工作能力日渐进步,他凭着自己实在、本分的人品和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赢得了周围领导同事的一致好评。1987年,他去了河曲进修校保管、事务长的工作岗位,1990年到1998年,因工作需要,调任葛真龙负责事务后勤工作,1998年9月调回巡镇幼儿园分管事务和会计工作。如今,将近退休的他依然埋头专研会计业务。全小是个有心人,做事有耐心,不马虎,有责任心,而且热心。不管是不是份内的事,只要遇上了绝不推诿。因为认真、细心,他所负责的工作从没有出过任何差错。因此也得到了周围人的一致认可。而且他这种工作作风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孩子们的成长。

  一个家庭两代人一起从教,是否也会对第三代人产生影响呢?

  也许他们并没有来得及去规划孩子们的人生。

  2009年,他们的女儿许淑卿从大同大学(原雁北师院)毕业了。也是那一年,赶上了河曲县的第一批特岗教师招聘。也许是从小耳濡目染言传身教的影响,也许是机缘巧合,许淑卿报考了河曲县沙泉中学的英语特岗教师,通过层层选拔、考核,她顺利考取了沙泉中学的特岗岗位。在偏远的沙泉乡沙泉中学历炼了四年,于2014年调回了红星中学,成了一名优秀的初中英语教师。

  无独有偶。2016年,他们的儿子许浩楠也从哈尔滨体育学院毕业,在河曲县蚰蜒峁学校锻炼了一年后,2018年也通过了特岗教师的考试,现在已是河曲县焦尾城学校的一名合格的体育教师。

  如果说这一家三代与教育结缘是一种必然,那偶然出现的这位教师呢?

  她叫菅敏,开元路学校2018年的特岗老师。一次教师职称考试时,许浩楠、菅敏两个互不相识的人被分配到一个考场担任监考老师,就是这次监考工作把他们带到了一起,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了解,他们确定了恋爱关系,订婚那天,大家惊奇地发现,这个家庭又多了一位当教师的儿媳妇。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有一次我们坐在一起聊天,开玩笑说,你们这一家教师,语、数、英、体,小学到初中,各科的老师都有,就连会计事务也有专业人才,干脆开一所学校吧!

  玩笑归玩笑,在全县,像我小姑家这样一家三代从教的教师之家不会很多。但我相信,这样的家庭一家人能拥有同一份光荣的职业,家人在一起共同谈论“一切为了孩子”的事,而且同休息共度假,这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其实,他们都是我们教育战线普普通通的一员,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有的只是一份对工作、对教育事业的热爱之情,也许正是因为一大批这样默默无闻,乐于奉献的教育工作者夯实了全县教育工作的基石,铸就了河曲教育工作不朽的传奇!

  这正是:三代人,呕心沥血、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百年梦,不忘初心,继往开来,共铸民族魂!

  (责任编辑:窦占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2019教师节征文(11)从教十七年 王霞像个孩子一样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