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2019河曲教育系统征文(13)记忆中的感动

2019-09-10 03:27:19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实验初中 苗莉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曾几何时,我为自己勾勒的未来是这样的:窗明几净的写字楼里,我悠闲的坐在藤椅上,不紧不慢地搅动着咖啡,脑子里正在构思着一篇跌宕起伏的小说,桌上的君子兰散发着淡淡的幽香,甜蜜的一如我的心情;头顶上的风铃清脆地碰撞,发出悦耳的声响;太阳呈45度斜照在我的身上,一切都是刚刚好。彼时,我定位的职业是:作家。

  河曲视窗网特稿(实验初中 苗莉)曾几何时,我为自己勾勒的未来是这样的:窗明几净的写字楼里,我悠闲的坐在藤椅上,不紧不慢地搅动着咖啡,脑子里正在构思着一篇跌宕起伏的小说,桌上的君子兰散发着淡淡的幽香,甜蜜的一如我的心情;头顶上的风铃清脆地碰撞,发出悦耳的声响;太阳呈45度斜照在我的身上,一切都是刚刚好。彼时,我定位的职业是:作家。

  但俗话说的好: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1999年,我被分配到了沙泉乡一个不足200人的小山村里,担任五级复式老师(注:还有学前班)村子小,但孩子多,37位参差不齐的学生同坐一间教室,而老师就只有我一个。我不仅要带1--4年级的所有学科,还要教6岁的小朋友一天写俩页a o e,我只能用欲哭无泪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

  办公室家徒四壁,连卷铺盖都没有;洋炉子不会发热,只会冒烟;蘸笔判完作业,满手的红墨水;操场只是巴掌大的院子,一节体育课下来,我精心烫过的头发像被人专门揉进了俩把黄沙···再看看学生吧:永远叽叽喳喳的纪律,永远也教不会2+3=5的红红,永远也改不掉洗脸不洗脖子的坏习惯···

  孰可忍,孰不可忍!当亲戚朋友们纷纷祝贺我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时,我却在心里默默的想: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走出去,成了我那时最大的心愿。

  但接下来的一件事,却让我内心有点动摇。

  那时村里为了补贴教师,还给了我一块上好的地,据说是给我种上了玉米,由村里人播种,除草,上肥。但地在哪里,玉米长势怎样,我一次也没去看过,不是不想,而是不愿。我总想着,这样的地方,我还要待多久呢?有一天下课,一个小男孩突然过来对我说:“老师,听我爸说,你的玉米熟了,咱们星期天掰玉米去吧”我一想到那毒辣的日头,那闷热的玉米地,那拉人的玉米叶,立马把头摇成拨浪鼓:“不不不,还是等几天再说吧。”那个礼拜天,我潇洒的去县城逛了俩天 ,美美的当了一次购物狂。

  等到了星期一的早晨,我一进校门,却觉得满眼的金黄。再仔细看时,只见一摞摞玉米,像一列列士兵,在院子里被码的整整齐齐。再看看同学们,脸上手上全是被玉米叶拉的一道道血口子,但个个都洋溢着一种偷做好事的兴奋,他们匿笑着,互相低语:老师来啦,老师知道啦。班长对我说:“老师,我们趁星期天,帮你把玉米掰了,掰的可快啦,一上午就弄完了,顺便让我爸的三轮车拉了回来。为了安全,我们没用半年级和一年级的同学,泉泉因为没资格参加,还哭鼻子呢。”晒得黑黑的同学们都笑了,只有我哭了。当时觉得不好好教书,真的对不起这些天真的孩子们。接下来的日子,我也用心地当起了孩子王,慢慢发现,其实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孩子们也还蛮可爱的。

  转眼间,快过年了,家家户户杀猪宰羊,村子上空弥漫着节日的气氛。一天下课,一位女同学欢天喜地的蹦到我面前说:“老师,我妈妈中午请你吃饺子。”我愕然:我并不知道你家在哪。她说“你放心,放学后我领你。”接着张三说:我家礼拜二请老师。李四说:他家礼拜三请。有的同学甚至因为请客定的是同一天,竟然吵起架来,毕竟老师只有一个。于是每天放学后,就出现了这样一道风景:请吃饭的孩子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雄赳赳的像一位凯旋的将军,脸上写满了神气与骄傲:看,老师到我家吃饭啦。没请到的孩子,马上回家找妈妈合计,扳着指头计划着请老师吃饭的日程。淳朴的村民,无一例外的给我煮饺子,小炒肉。因为在她们的心目中,这就是待客上等的佳肴。好客的主人把土炕擦了又擦,把炉子捅了又捅,唯恐怠慢了老师。话题永远只有一个:穷乡僻壤,委屈老师了;孩子不听话,要严厉惩罚,她们绝无二话。在日复一日的感动中,我躁动的心也慢慢的趋于平静,开始钻研起教学了。

  有一天,当去二胖家吃饭时,意外的端了条鱼上来。要知道,在那个季节,那个地方,鱼还是比较稀罕的东西。他四岁的妹妹趴在我耳朵上悄悄说:“老师,这是我舅舅给我家的一条鱼,我天天要吃,妈妈不让,非要等着给你吃。”她妈妈局促地搓着手,笑盈盈地说:“咱庄稼人,没啥好吃的,让老师见笑了。”我夹了一口有点变味的鱼,眼睛又一次湿润了。她哪里知道,这是我平生吃过的最好的东西,因为里面包含了尊重与感动。能感动人的世界,必将是一个美好的世界;能被美好世界所感动的人,也必将是一个善良的人。我就在这个世外桃源里,日复一日,感动着,努力着,奔跑着。

  吃了一个多月饺子,我的体重蹭蹭长了三斤,朋友们戏称我去了“饺子村”,但他们哪里知道,这其间的故事与浓浓情意呢?

  罗曼罗兰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它。以后的日子,我和孩子们一起上课,种花,扫院,做游戏,慢慢觉得:人间自有真情在,原来当个教师也挺好。

  时光荏苒,转眼间,我离开那个小山村已经二十年了,当年教过的那些孩子们,也都已经成家立业了。但多少次,我都梦回山村。那一摞摞金黄的玉米,那一碗碗热气腾腾的饺子,以及那条略有点变味的鱼,却常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定格成了我生命中永恒的记忆。它们不时地鞭策我:要好好教书,要感恩父老乡亲!

  (责任编辑 窦占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2019河曲教师节征文(12) 小姑一家的教师情缘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