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我和赵迪风老师的一些交往

2019-01-06 12:13:48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宋有才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除刚入学的一段时间外,赵老师在我们高六班当了近三年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而我在高六班的三年时间里一直是班干部,先是体育委员一年,后当班长二年。因此,我和赵老师之间,无论是我在校期间,还是在我毕业之后,自然而然地少不了一些交往。也正是通过这些交往,不断地加深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和友谊。

  河曲视窗网特稿(宋有才) 1963年,我从河曲城关中学初中毕业考入巡镇中学高六班。这是河曲、偏关两个县仅有的一个高中班,是从两县的四所中学八个初中毕业班几百名毕业生中招收来的40名学生,其中河曲籍的25名,偏关籍的15名。显而易见,我们这个高六班的学生,是从当时众多的学子中选拨出来的精华。因此,那时的校领导和老师们都对高六班抱以极大的希望:一是将来参加高考进入大学的人数要超过前五届的每一个高中班;二是要首创考入清华、北大。出于这样的考虑,校领导为我们高六班从始至终配备了最好的老师: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是赵迪风,数学老师是张云樵、黄治平,物理老师是经宝鲁,化学老师是成万荣,历史老师是周小军,外语老师是梁仲业……,所有这些老师,个个都是从全校教师中挑选出来的最好的名师。然而,命运偏偏不佳。就是我们这个高六班,在圆满完成三年学业的毕业之后不久,也正是进行紧张的高考复习之时,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爆发了……。随之,全班同学的大学梦彻底破灭了!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现在就来说说我和赵迪风老师的一些交往吧。

  除刚入学的一段时间外,赵老师在我们高六班当了近三年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而我在高六班的三年时间里一直是班干部,先是体育委员一年,后当班长二年。因此,我和赵老师之间,无论是我在校期间,还是在我毕业之后,自然而然地少不了一些交往。也正是通过这些交往,不断地加深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和友谊。

  一、相识

  我和赵老师的相识非常特殊,说来也有点好笑。那是在我刚进入高六班不久。有一天,早自习铃声响起的时候,我和十来个同学正在操场打篮球。突然有人朝我们大声喊道:“铃响了还要打,你们是不是耳朵聋了!”有同学听出是赵老师的声音,哗啦一下都跑光了,操场上只剩下我一个人。因为我当时不认识赵老师,也更不知道他的“脾性”如何。我不慌不忙地捡起篮球,边往回走边拍着球篮。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的这种举动引起了赵老师的大怒。当下就把我叫到李金喜老师(学校教导员)的办公室,一进门就对我进行了“狂轰滥炸”:你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响了铃还要打篮球?为什么别的同学都跑,你不跑?为什么在我面前还要拍打篮球,是不是向我示威哩……。紧接着又是一通训教,足足有十几分钟。面对赵老师的问话和训斥,我一直没敢吱声。后来看见他的火气小了,我才报了自己的姓名,并说:老师,我错了,今后决不再犯。听到我的检讨,赵老师的脸上马上恢复了平静,并和气地对我说了一句话:快上自习去吧,别误了学习。就这样,我和赵老师相互认识了,师生之间也从此结下了漫长的不解之缘。

  二、选班长

  高一时,我们高六班的班长是王葆柯同学,我是体育委员。到高二时,王葆柯同学担任了班上的团支部书记,班长要另选人。那时,赵老师到我们高六班当班主任和语文老师已经有半年多了。在新选班长前,赵老师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谈话,直接了当说要我接替王葆柯同学,新任高六班的班长。说内心话,我当时是不想当这个班长的。我提出种种理由再三推辞,可赵老师总是坚持不放,并反复对我说,非你不行。在我勉强答应的情况下,赵老师亲自主持召开了班会,以举手表决的方式,正式选我担任了高六班的班长。

  当然,我知道我不是一个胜任的班长。但是,在全班同学的支持配合下,特别是在赵老师的鼓励指导下,我这个班长一直当在了高六班毕业,做了一些应该做的工作,得到了高六班绝大多数同学的认可。

  1966年5月,在高六班照全班毕业照时,赵老师叫我和他共同安排同学们、校领导、代课老师的参照位置。当安排妥当后,赵老师拉着我说,咱俩就挨在一起照吧。也正是这张成为永久历史的最最珍贵的毕业照,不仅真实地记录了高六班每个同学高中毕业时靓丽的青春形象,同时也真实地记录了我这个当班长的和班主任赵老师永久定格的友好情景。(见巡中高六班毕业照,第三排左一是赵老师,左二是我本人)

  三、理发

  在高六班的时候,我为全班男同学义务理发整整三年时间。俗话说,千熟万惯、手熟为能。由于我理发理得多了,理发的手艺也逐渐提高,用我理发的男同学越来越多。当时,在我们高六班的男同学当中,最讲究发型的是杜五保和巩晓东。对于这俩个人的理发,除了我谁也凭不来。特别是杜五保同学,为了保证我给他理发,每个星期日带我到巡镇粮站白吃一顿饭(当时杜五保的父亲是河曲县粮食局长)。

  赵老师看到我给同学们理发理的可以,在一个周六的下午,突然提出要我给他理发。对赵老师的这一要求,我当时感到非常惊奇。原因是:第一,我从来也没有给任何老师理过发;第二,赵老师非常讲究自身外表形象,我曾听人说,赵老师在刚调来河曲时风流倜傥,每次理发都要回太原理。想到这些,我谢绝了赵老师。赵老师见我有些为难,就自己从教室里拿来一把骨牌凳子,端端正正地坐在我的面前说:“开始吧!”我在无法推脱的情况下,第一次给赵老师理了发。理完后,赵老师反复照了镜子说道:“还行”。自那以后,赵老师的理发就由我包了。

  四、换粮

  高中毕业后,我回到了生我养我的故乡——北元大队,先劳动锻炼一年,后担任大队干部十年。1980年,为了解决我的工作问题,我通过全县统考,考上了“五寨师范巡中班”,又第二次回到巡镇中学念了一年书。在这一年里,赵老师仍在巡镇中学任教,同时还兼任了我们师范班的教育学课。师生久别重逢,格外亲切。这一年,赵老师和我一见面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有一天中午,赵老师邀我到他家里坐坐。我一进他家的门,就看见他家的中午饭吃得是“红饸饹”。于是我就问赵老师,这是怎回事?赵老师当即对我说,没办法,娃娃们都是插队的农户,队里分的口粮尽是红高粱,不吃“红饸饹”吃甚哩?听了赵老师的话语,我心里酸酸的,像吃上苍蝇一样难受。当即就对赵老师说:赵老师,我帮你在我们北元大队调换些小麦吧!听到高粱换小麦,赵老师非常高兴!但他又转念一想说道:这是给你添麻烦哩,还是不换为好……。我知道赵老师是怕我“走后门,犯错误”。于是我反复向他解释说,以粮换粮,各找差价,经过财务,收支平衡,不会出错的。再说为我的老师办点事,北元人通情达理,是会理解和接受的。听我这么一说,赵老师才让我给他从北元大队用高粱兑换了两麻袋小麦(300余斤),并如数支付了高粱与小麦的差价。当我把换来的小麦和有关兑换票据交给赵老师时,赵老师紧紧握住我的手,嘴里什么也没说,只是不住地点头。面对此情此景,我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感动。

  五、赵恩当兵

  赵恩,是赵老师的小儿子。1984年,赵老师从巡中调回太原十五中,没几年,赵恩在太原十五中高中毕业了。

  赵恩高中毕业后,为了安排他的工作,赵老师决定通过当兵和转业安置的办法加以解决。要走这条路,首先遇到的难题是解决市民兵“当兵难”的问题。为了赵恩当兵的事,赵老师曾想了好多办法,也找了好多人,但大多无济于事。就在赵恩当兵处于为难之际,一次偶然的机会,赵老师遇到了我的弟弟宋焕才。

  当时,我弟宋焕才在太原市军分区工作,直接参与太原市的征兵工作。得知这一情况后,赵老师感到喜从天降。他一面亲自“登门拜访”我弟,一面给我打电话,要我说服我弟给予照顾和帮助。最后,在我弟的多方协调下,太原市军分区专门为赵恩下达了一个兵员指标,以此确保赵恩参了军。

  赵恩当了兵,在部队服役两年转业。转业后,在有关人士的帮助下,于太原市得到了较好的工作安置。赵老师的愿望终于圆满实现。

  在赵恩当兵转业安置后,我与赵老师再也没见过面,联系也断了。至于后来赵恩如何夭折和赵老师如何生病、治疗及其逝世等事宜,我也一概不知。到了2016年,我们高六班在河曲举办毕业五十周年聚会时,我才获悉赵老师的种种不幸,心里感到万分悲痛!

  赵老师是学生公认的好老师,是人们公认的好人。我永远怀念赵老师!

  赵老师永远活在同学们心里!

  (宋有才曾用名:宋智华)2019年元旦于河曲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那香喷喷的酸捞饭
下一篇:河曲中学赵银凤写给女儿十八岁的成人礼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