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王敏散文:河曲人的河曲

2019-01-10 08:28:33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记者 王敏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河曲是一个奇妙的地方,你不知道它的时候,它悄无声息地隐藏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当你离开它的时候,它却又深深地烙在你的心头,让你终生难以忘却。

  河曲视窗网特稿(记者 王敏)河曲是一个奇妙的地方,你不知道它的时候,它悄无声息地隐藏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当你离开它的时候,它却又深深地烙在你的心头,让你终生难以忘却。

  我的朋友曾经告诉我,在中国历史的版图上,古时候的河曲属于犯人被流放之地。我听了此言,顿生毛骨悚然之感。可是,遍观我所认识的每一位河曲朋友,没有一个人因为自己出生在这个古时边塞之地而产生什么自卑之感的。相反,他们还相当的自豪,好像做了河曲人是八辈子修来的福似的。我记得自己读书的时候,班里的河曲同学是这样介绍自己的:“我来自一个美丽的地方,它的名字是一个谜语,我请大家猜一猜。”然后,他念出了这个谜面:“黄河在这里拐了一个弯儿。”大家都在座位上冥思苦想,不知这谜面是何意,只有在座的河曲同学心领神会地露出了笑容。当出谜的人道出谜底“河曲”,我们才恍然大悟,当然,河曲这个地方也在不知不觉中深深地印入了大家的脑海,再也忘不掉了。

  外地人常说山西人说话嘴巴小,这个“小”的寓意是说山西人说话时不习惯张大嘴巴,导致部分字词发音不标准。真正见到河曲人说话时,我才知道,真正嘴巴小的人原来在这儿。那次上音乐课,老师让一位河曲籍帅哥起来示范一段视唱,他张口就来了一句:“嗦嗦嗦嗦嗦啦嗦……”一句还没唱完,我们已经在底下哄堂大笑,好多女孩子都乐得直不起腰来。本来嘴巴张得圆圆,应该发“袄”音的音符,被他一唱却完全变了样。他的嘴巴微张,舌尖抵着唇缝,几乎是从牙齿空隙里发出了这个“嗦”字,音节已经完全走样。河曲同学被我们笑得莫名其妙,他停顿了一下,疑惑地瞅了我们一眼,继续从头唱起,当然,又是满课堂的笑声。河曲人说话的口音极富有特色,除了“袄”的音,还有音节中带“欧”的,只要一说如“路口”、“扣扣”、“袖口”、“臭油”这些词,他们都要从舌根深处使劲,然后气流贴着舌底迸发出来,几乎将河曲人“嘴巴小”的特色演绎到极处。当然,凡事都有例外,河曲人的例外就在那一个“儿”字上,我可以毫不迟疑地说,我所有的河曲同学都不会发儿化音的。因此,考普通话的时候,他们都会拼着命地跟带儿化音的词语较劲儿。课间操整队的时候,站在主席台上的学生干部一边起劲儿地吹着哨子,一边喊着口令:“一啊一!一啊一!”我们早已在队伍里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但是,羞红了脸的男孩子永远也不会明白,我们之所以发笑,只是因为他发“二”的音时,嘴巴张得好大啊!

  河曲人口音特殊,但这种特殊让他们对彼此更有了认同感。哪怕是在离家千万里的异国他乡,只要听到熟悉亲切的家乡话,他们便立刻如回到家乡般与对方亲昵相处,没有一丝陌生感。在外地,一口流利的家乡话便是与家乡人拉近距离的敲门砖。说着熟悉的语言,讲着熟悉的事情,就像是又回到了黄河岸畔,在古渡广场上,一边散步一边与朋友拉着家常。

  我们不得不承认,河曲人对于自己的语言有着一种深入到骨子里的热爱。我的好多河曲朋友普通话资格都过了二级甲等,但他们都坦然承认,“有些词简直是太难发音了,简直像是舌头打结了一般!还是我们河曲话说起来舒服又自由!” 读书时给我们军训的教官说过这样一句话:“你要是能让河曲人不说河曲话,简直比登天还难!”一个河曲籍的同学就不服气地说:“你们的话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把 哈 (发四声)念作 下 吗?我们也会!”说着,他抬头看看天,煞有介事地说了一句:“嗯,今天天气不好,一会儿就打雷了,还下雨了,哎呀,下着下着 哈 大了……”我们当场爆笑出声,当然,这也证实了河曲人语言上一根筋般的执拗。

  河曲人喜欢给自己冠以“黄河儿女”的名号,他们为出生在黄河边上而感到自豪。过去因为生活贫困而走西口的河曲男人们,历经艰辛到内蒙去讨生活,背井离乡的路途上有过几多无奈,几多忧伤。经历过九死一生的拼搏与煎熬,他们才得以回到家乡,享受那与亲人团聚的日子。然而,更多的人流落在外,累倒在西行的路上,终生没有再跨过这条黄河,空留黄土一堆,做了孤魂野鬼。运气比较好的,在外地挣得了一份家业,能够开枝散叶,老来还能在儿孙的帮助下得以落叶归根,含笑九泉。按道理说,走西口的路是一条崎岖坎坷的路,是一条艰难奇险的路。因此,那段交织着血与泪的历史完全可以湮没岁月的大河中。可是,自尊自强的河曲人并没有这么做。他们脚踏着黄土高原厚重的大地,身披着黄河水上的第一缕霞光,用自己的生命,用自己的激情,创造出了属于河曲人自己的戏曲——二人台《走西口》。那戏中的太春哥哥与玉莲妹妹,不正是当年那些在西口古渡洒泪而别的青年男女的写照吗?那恋爱中的喜悦与悸动,那离别时的凄苦与不舍,那临行前的谆谆叮咛,哪一样不是深藏着快乐中的无奈、无奈中的绝望、绝望中的悲伤、悲伤中的希望?!把苦难的历史用艺术的方式演绎出来,突出男女情爱的浪漫,淡化生活压力给人的困窘,不为别的,只为了让河曲后辈儿孙在笑与泪中牢记苦难的历史,懂得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懂得感恩。因此,外乡人看《走西口》看的是戏,河曲人看《走西口》,品的却是人生。

  河曲人不光对《走西口》情有独钟,对家乡的其它本土艺术也有着非同一般的热爱和痴迷。走近河曲,你会发现,这里的乡村有个共性:哪怕是再穷的山村,都有一个漂亮大气的戏台,有的甚至档次较高,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小剧场了。每到了某个地方“过会”的时候,村里就要搭起戏台,请剧团来村里唱戏。有时是晋剧,被称为“大戏”,更多的时候是地方小戏——二人台。尽管二人台艺术本身就是出自于本乡本土,每个河曲人几乎都是耳熟能详,但这也丝毫不影响他们看戏的热情。下午戏刚刚开场的时候,台下已经坐满了人,基本上都是一些上了岁数的老年人,拿着旱烟袋,入神地看着戏。后头是三三两两站着的中年人群,男人们互相拍着肩膀聊着琐事,女人们抱着孩子,一边看一边小声说话。年青人和孩子们最不安份了,他们往往是满场子乱蹿,一会儿到戏场边缘的小吃摊上买零食,一会儿在人群中呼朋引伴地打着哨子,引来人们的一阵嗔骂。如果你觉得这些看客们并不专心,对演员也不甚尊重,那你错了,台上要是哪个演员唱错一句词,做错一个动作,是要被熟知剧情的观众们口诛笔伐的。他们不光熟悉节目内容,更熟悉表演者们的面孔,谁扮的老婆儿好,谁唱的好山曲,谁演的方四姐最凄美动人,他们心中自有一杆秤。

  河曲人对家乡的热爱还表现在他们在家乡历史文化的重视上。不过是被黄河拥抱着的一个小城,不过是黄河5464千米中的一小段,河曲人却觉得自己拥有了得天独厚的资源和力量。一说到自己的家乡,他们必然会提到“黄河”,他们满脸的光彩好像告诉别人,黄河将自己的整个精华都赋予了河曲人一般。一个只居住了三十几户人家河中小岛,因为曾经做过汉文帝和其母薄太后的栖身之所,被尊为“娘娘滩”,不远处另一个更小的岛当然就是理所当然的“太子岛”了。不管怎么说,这个小小的地方能够吸引得当年朝中权贵,甚至可以说是金枝玉叶的这二人来此地居住,尽管是被吕后所迫,但也确实是一种难得的殊荣了。因为这个典故,倒也吸引得外来者一再地登上小岛,欲亲眼目睹一下当年太子与太后贵脚所踏过的地方有何不同之处了。

  河曲县城最具有标志性的建筑,当属城东大墩梁的状元塔了。时至今日,人们多数已忘记了当年这个称号,而只记得如今的名字“文笔塔”了。这座塔始建于清代乾隆年间,如今经过翻修之后高约31米,形似状元郎的如椽巨笔,高耸入云。河曲人是这样解释的:河曲多出人才,皆因这文笔塔形神兼备,吸取了天地之精华的缘故。不信,你翻开旧志,看看以往的科考应试,河曲人中榜之事屡屡出现。现如今,河曲年年都有学子考中高等学府,今年的“神童状元”更是轰动了全国,成为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亮点。没有文笔塔,哪有这些莘莘学子们的灼灼光辉?除此之外,九曲黄河还养育了一代又一代才华横溢的民间艺人,许多二人台艺术家走出河曲,走向全国,甚至走向了世界。没有黄河水 ,又哪有这些明星们的耀眼成就?

  不光如此,旧县有海潮庵寺,古渡广场有河神庙,楼子营有香山寺,文笔镇有岱岳殿寺庙,黄河绝壁上还有奇险秀丽的弥佛洞与庄严肃穆的石径禅院。每一所建筑都有一段悠远的故事,每一座寺庙都有一个美丽的传说,无论走到哪里,你看到的不光是美景,更是历史,是文化。

  河曲人是自豪的,他们觉得自己的语言是一种艺术,他们的二人台更是艺术中的艺术,他们还拥有一批被厚重的历史和浩瀚的文化所浇筑而成的名胜古迹。走近河曲,你会被它深深吸引;走进河曲,你会在不知不觉中被它同化而不自知。

  这就是河曲,是被河曲人深爱着的河曲。外人只能知其皮毛,却无法窥其内涵。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尹海清散文:岁末年初怀念母亲
下一篇:河曲王敏散文:枕一河涛声入梦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