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王敏散文:枕一河涛声入梦

2019-01-11 06:50:45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记者 王敏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我的家就住在黄河岸畔,临窗远眺,能看到宽阔的河面如缎子般闪着粼粼的光,在阳光的照耀下不住地闪烁流动。对岸的捕鱼船有时会在河面上飘荡,捕鱼人将身子弯成一道优美的弧线,缓慢地挪动着身体,在夕阳中描摹出许多诗情画意。这时候,我往往会想起卞之琳的那首《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黄河风光    金源摄
 

  河曲视窗网特稿(记者 王敏)我的家就住在黄河岸畔,临窗远眺,能看到宽阔的河面如缎子般闪着粼粼的光,在阳光的照耀下不住地闪烁流动。对岸的捕鱼船有时会在河面上飘荡,捕鱼人将身子弯成一道优美的弧线,缓慢地挪动着身体,在夕阳中描摹出许多诗情画意。这时候,我往往会想起卞之琳的那首《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我想,捕鱼人断然不会想到,他在河面上的无意之举,会成为我眼中一幅唯美的风景画。

  比这更美的,是临河听取一片涛声。

  记忆中的黄河是威武雄壮的。早在我没有见过它以前,它就磅礴在我的语文课本里面。那一往无前奔流不息的画面,曾经怎样激荡过我幼小的心灵呵!我用纤细的手指轻轻抚摸过平整的书页,耳畔似乎听到了那震耳欲聋的涛声。脸颊也凉凉的,似乎感受到了那飞溅起来的碎沫儿一般。我读着书中那些震撼人心的句子,想象着黄河宏大的气势,向往着自己有一天能够走近黄河,亲耳倾听黄河的涛声。

  十年前,我终于沿着那屈曲盘旋的山路来到了这里。人们都说,这里是黄河最为柔情的地方,它不光留恋着河曲人民,也顾念着对岸的百姓。在车上,当我看到与公路并行的黄河时,我相信了这句话。它顽皮地绕着河曲县城拐了个大弯,将身子扭成一条温婉柔和的曲线,冲着对岸的陕西和内蒙两省回眸浅笑。我轻轻走近黄河,听到那天籁般的哗哗水声,一时间竟然怔在了那里。脑海中想象的是如交响乐般的巨大轰响,眼前却明明是一支柔柔的小提琴独奏曲。“哗哗哗……”这轻柔动人的声响如同孩童不设防的笑声,又如同情人在耳畔的低声絮语,让我一扫之前的浮躁与疲惫,一颗心瞬间沉静了下来。黄河两岸长堤如臂,将黄河修长的身躯遥遥地揽进自己的怀里,其宠溺的姿态,宛如对情人的呵护,亲密而周到。河水一径儿地笑,哗哗,哗哗!笑出许多深深浅浅的笑涡,也笑出几许眼波流转的温柔与深情。这样细碎清脆的涛声,宛如透明的玻璃杯子碰撞时的轻响,它不适宜浓墨重彩的赞美和歌颂,却让人无端地沉溺其中,仿佛在听着一支动听的歌儿,永远不希望它结束。

  后来,当我在河曲定居的时候,我特意挑选了与河遥遥相对的位置。每每踱至窗前,启窗而观,只见一块块绿色地毯从河畔一直铺到近前,绿树成荫,莺歌燕舞,农人们忙于农事,汗滴田间,处处显现出生机勃勃的景象,我的心里就涌出一股由衷的喜悦。在这样的位置,是听不到黄河的歌声的。但我想,那河边的杨柳一定能够听得到的,那翩跹飞舞的蜂蝶也是能够听到的,就算是农田里的正在破土而出的小苗,也一定听得到。或许,它们正通过那一条条沟渠,与黄河在悄悄勾着手指头。也或许,那蜂儿蝶儿,早已经用柔软的翅膀,在升腾的水汽里跟黄河问过好。“哗哗,哗哗”,那是黄河在迎接早春到来的歌声吗?

  夏天的傍晚,有一回在河畔散步,竟然被突然而至的雷雨搞了个猝不及防。先是雨丝,还没等人犹豫是走是留,细细密密的如麻雨脚已经变成一支支硕大的利箭,根根钉向地面。游人们连忙涌向河边的凉亭,立在当中观看外面的雨景。古渡广场瞬间变得朦胧,地面上腾起一层细细的烟雾。那被雨箭击打的地面,发出无力的脆响,荡起了层层破碎的伤痕。旧伤未逝,新伤又来,看得人无奈。黄河却似乎得了新生的力量一般,蓦然变得宏大壮阔了起来,宽宽的河面瞬间变得更宽,对岸的村子变得辽远起来,似乎是到了另一个世界,怎么也看不清。那粗大的雨箭射进河里,非但没有给黄河造成伤害,反而让它愈发雄壮昂扬起来。往日那温和的歌声不见了,但见涛声浑厚,气势逼人。河面不再是宁静乖巧的一整块儿绸缎,变得动荡起来,不羁起来。浪花们疾速奔跑着,怒吼着,一边将污泥与枝叶粗鲁地推搡着,一边狠命地喊着号子向两岸的长堤发起进攻。堤岸如臂,它沉静温柔的目光依旧,对于黄河的脾气,似乎充满无奈却包容。波涛聚在一块儿,呐喊着,涨红了脸,一股劲儿地向前冲锋,狠狠地将身躯撞向河堤,发出沉闷的声响。“哗——哗——”一波又一波,如同倔脾气的孩子,如同不讲理的婆娘。河堤却是微笑着,默不作声地容忍着黄河的声声咆哮……那是我第一次觉得,眼前的黄河与想象中的黄河那么相近。最起码,那涛声在我的脑海里重叠了。

  喜欢到古渡广场去散步,喜欢去观河台俯视河面,不只是为了把眼前的美景摄入脑海,更是为了品味那美妙的涛声。随着天气的变化,涛声或清脆,或狂暴,或温柔,或凶猛,有时如杯盏交鸣,有时如风过松林,有时如春蚕食桑,有时如瀑布入潭,各有各的美丽,各有各的妙处。

  白天里将涛声收藏进心海,夜晚再枕一河涛声入梦,我想,这就是黄河人的幸福吧!



黄河风光    金源摄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王敏散文:河曲人的河曲
下一篇:河曲张静散文:过了腊八就是年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