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赵来存散文:记忆中的老院子

2019-01-22 07:45:17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赵来存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我家老院子是河曲县城一座普普通通的院子。随着历史前进的脚步,它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但我对它依然记忆犹新,不能忘怀。

  河曲视窗网特稿:(赵来存)我家老院子是河曲县城一座普普通通的院子。随着历史前进的脚步,它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但我对它依然记忆犹新,不能忘怀。

  我家的院子确实老。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河曲县城,城墙已是断壁残垣,但轮廓尚在。我家老院子就座落在县城老城墙东南角往东约100米左右的一条小巷里。处在三块沼泽地和水圪卜的包围之中。院子正房后墙斜坡下是一片大沼泽地,人称“侯富仓圪卜”。大门座北朝南,门前路南也是一大水圪卜,天旱水少,雨涝水深,人称“南圪坨”。出大门往东走百十米,更有人人皆知的“臭水圪卜”。

  “圪卜”是河曲方言里是水塘的意思。为什么院子周围有这么多的“圪卜”?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和对河曲县城历史的探究可知:河曲县城的城墙有过两次规模较大的修筑,第一次是在明朝的宣德年间【1426年-1436年】,第二次是在清朝的同治年间【1862年-1874年】,三大沼泽坑是第一次筑城时取土形成的。我们的院子地势高,是因为院子底下的原始土层未被挖掉,可见院子建成于明朝宣德年间前。站在老院子的房顶上,望着这三大“圪卜”,仿佛看到当年河曲县城筑城时的情景。

  院子老还可以从房屋的建筑材料看出来。院内所建房屋都是土木结构的平房。正房、东房、南房门面全部为木质,行内人称为铺栏十殿,门面上除门扇、门框、窗扇、窗框外还有平栏、鱼肚、方屉等。每间房都有木柁一根,柁为松木,前后木柱支撑,木柱为柏木;边墙亦有边柁,每根柁的长度均在5.5米左右,小头直径26公分以上,通身笔直。每条檩子均附有抱檩,以加大承载力。五檩四椽,椽子前后出檐,前沿椽全部为柏木。椽头直径均在6公分以上。山墙、后墙全部为旱坯砌筑,后墙每层旱坯中间均压有长约2米,直径2-3公分的茅柏,也就是柏树枝杈。在经济落后,交通闭塞的几百年前,如果从千乡百里外的森林里运回这么多,质量这么好的松柏木建房,决不是一件轻而易举之劳,也可以说是不可能的。县志记载,河曲在明代以前森林茂密,松柏参天。老人们也讲,古代当地人建房,木料全是本山货。我们家的房子用的木料,极有可能就是就地取材,木料用得多,质量高也就不足为怪了。房子用料从另一个侧面也见证了河曲古代的生态环境。

  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家院子已是破烂不堪,西房在三十年代末日寇飞机轰炸时被毁,只留下空地。东面属于我家的房中,东面两间正房屋顶开了个大窟窿,从室内能看到天空。东房、南房东倒西歪,摇摇欲坠。三年困难时期,烧炭缺乏,将房中的木料大多当柴禾烧掉了。仅有两间一室正房可以勉强栖身,但也是夏漏雨,冬透风,存在着极大的安全隐患。而且,五六口人住在一个屋子,拥挤不堪。

  “三年困难时期”过后,随着国家“调整、巩固、充实、提高”政策的贯彻落实,父亲所在的炮业社和县国营砖瓦厂合并,收入有所增加,即着手对老院子进行改造建设。先是购买了院子西面残留的一间正房,两间南房,将院子归为一家,对当时尚在住人的两间一室门面由木质改为砖砌,提高了房屋安全性。又在正房东西两面的废墟上各新建一室两间砖木结构平房。到1970年初我结婚时院内已经有三室六间的大正房。院子西边的围墙也进行了加固整修,院西的枣树渐渐长大,每年秋天,红彤彤的枣儿挂满枝头,小院又显出了生机。

  我家老院子住了我们家多少代人,已无法知晓,我只知道我的爷爷、父母亲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我们姐弟四人全部生于这个院子,长于这个院子,我在这个院子结婚生子建立家庭,院子伴我走过人生大半个旅程,这个院子给了我的真是太多了。

  改革开放后的1985年,我另建新房,搬离老院子,1992年,弟弟也搬出,入住新楼房。院内仍有父亲居住,老院仍是我经常出入之处。2006年,有内蒙籍人士在磨房巷一带搞开发,尽管我对老院十分留恋,但还是顺应了大趋势,售与了开发商。现在,老院遗址楼房鳞次栉比,周围环境也一改过去的旧模样。闲瑕时节,我总要带上孙子到老院周围看一看,告诉他们老院子的一切,教育他们不要忘掉历史,懂得感恩。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王瑞琴散文:年味里的温情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