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王美花散文:用勤劳的双手书写快乐的人生

2019-03-13 14:13:37 来源: 作者:王美花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人们只要想到“女人”这个代名词的时候,很自然会联想到,女人是弱者,女人是水,女人是一棵小草。其实,女人不止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在特定的艰苦环境的磨炼下,在对着梦想坚持不懈的追求下,永不服输的她,一路跌跌撞撞的追随着岁月如梭的脚步,她同样也可以像男人一样成为一棵顶天立地的大树。

  河曲视窗网特稿(王美花)人们只要想到“女人”这个代名词的时候,很自然会联想到,女人是弱者,女人是水,女人是一棵小草。其实,女人不止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在特定的艰苦环境的磨炼下,在对着梦想坚持不懈的追求下,永不服输的她,一路跌跌撞撞的追随着岁月如梭的脚步,她同样也可以像男人一样成为一棵顶天立地的大树。

  在好多年以前,农村的女人们只能是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工具,一辈子围着锅台,老人,孩子,丈夫转,把自己的一生无怨无悔的交付于锅碗瓢盆,柴米油盐的交响曲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烟火日子,让没有经济支撑的女人们没有了自我,没有地位,只能卑卑戚戚的唯诺是从,就像男人的眼里的寄生虫一样,从青丝泛白的时光中,犹如蜡烛一样的人生,默默无闻的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

  如今,随着社会发展的飞速,随着科技时代的更新,女人们不再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了,她们一样可以大步流星的向着自己的梦想去努力,去奋斗。看着家乡那些发家致富,艰苦创业的女能人们,让我好是羡慕不已。

  有时候,在路边看着那些石缝里默默无闻的小草们,它们顽强的生命力让人很是感动,小草都能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努力的生根发芽,用它们仅有的一点点绿色去点缀大自然,我们人类又有什么理由一直“脆弱”下去呢?

  望着那些翠绿的小生命思绪飘飞到从前,曾经十七的青春再一次在眼前浮现。那是一个硕果累累的秋天,在父母,老师,朋友们的劝告下,属牛的我还是毅然决绝的离开了学校,走上了打工之路。因为那时候的我,对数理化很不感兴趣,即使你语文,英语再好,但是考试的时候,数理化的拉分让我真的很难为情,看着父母亲为了我们姊妹几个不辞劳苦的艰辛,从小就很懂事的我,当时就在心里自己琢磨着,想着自己已经长大了,想用自己的双手为父母尽点孝心。等真正的离开了学校踏入社会以后,慢慢的才发现,打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记得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村里的果脯厂打工,刚去的时候,厂里的领导看我太小了都不愿意用,问我多大了,害怕失去工作的我急忙说二十岁了,就这样和村里的叔叔,阿姨们,大哥哥,大姐姐们一起开始了工作,那时候的我瘦小体弱,一大箩筐的果子我一个人根本无法提起来,又不敢告诉别人自己弄不动,怕领导不用我,只好一个人把箩筐就像是转螺丝一样,转啊转的总算弄过来我工作的车间了,有时候那些大哥哥,大姐姐们看着我自己一个人这么努力的弄那个大箩筐,都会过来帮我,弄得我很不好意思,只能连说“谢谢,谢谢”。我清楚的记得那时的工资都是按记件算钱,当我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45块钱的时候,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终于可以通过自己的双手挣到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份工资。下班以后,赶快去小卖部给爸爸妈妈买了一瓶罐头,一盒小点心,一瓶酒,还有三盒烟,为什么买四样东西呢?我记得有亲戚来看我爸妈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四件套”,具体为什么是这个数字,我也不清楚,也许是图个吉利,还是为了感谢天地人和呢?其结果不得而知了。

  在这个果脯厂干了差不多半年多的时间,又被姐妹们带着去了城关镇的地毯厂打工,每天起早贪黑往返在家与车间的路上。风雨无阻的骑行让我慢慢的变的更加坚强了,感觉自己已经是大人了。每天在车间坐在高高的木头架板上,双手不停的在劲线,纯羊毛线之间游动着,穿梭着,“嗦嗦嗦,咔嚓咔嚓,啪啪啪”的声音互相交错着在车间的上空演奏,就像是一支没有人指挥的交响乐一样。看着那些五颜六色的毛线在小砍刀的“洗礼”下,在大剪刀的“剪辑”,沉重的铁耙子的“击打”下,一块块栩栩如生的沙发垫,汽车垫,大地毯在我们姐妹们的欢声笑语中“闪亮登场”了,虽然在工作中经常会让手指受伤。但是,坚强的我还是咬着牙不舍的休息一天,风里来雨里去的,不论严寒酷暑的骑着自行车每天往返四趟,每一次路程是七里,来回四趟就是二十八里路,那时候年轻,每天回来的时候都是连着上三道很陡的大坡,而且我们几个都是一路不停的气喘吁吁的蹬着自行车“迎坡而上”,直到有一天,突然觉得耳朵特别痒,火辣辣的疼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是每天在寒风刺骨的穿梭中,把耳朵冻坏了,即便这样,一天也没有耽误上班,唯恐自己在技术上工资上落后于别人。

  在我十九岁的时候,被我爸亲戚家的玉英姐带着我去了陕西省府谷县去打工,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离开家乡,离开父母出远门的时候。由于是第一次接触餐饮行业,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只能自己比别人更勤快点,别人不干的脏活,累活,我全干,在我去了的第三天,那位带我来的玉英姐家里有事就回去了,再也没有来过,只留下我一个人在人生地不熟的陕西打工,那里的人们地方方言太浓,语言也不太好懂,她们吃的饭菜都特别辣,从来不吃辣椒的我,只能每天用白开水冲饭吃,就这样在更加努力的干活的同时,还要忍受那些老员工的挤兑,白眼,只有等到晚上十点多,饭店打烊了,我们几个来自不同地方的小姐妹一起相约回到了前石畔的宿舍,晚上,夜静思亲人,听着她们均匀的呼吸声,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讨厌的蚊子还一个劲的欺负我这个外来妹,委屈的泪水悄悄的浸湿枕巾。为了多赚点钱,为了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为了攒钱学手艺,为了自己年幼时的梦想,为了属牛人的不服输,我咬着牙坚持下来,直到饭店生意慢慢的不是太好的时候,经理开会要裁员,我以为肯定会第一个解雇我,因为我是外地人嘛,但是结果却出乎我的意料,经理解雇了他本乡本土的两个漂亮的趾高气昂的姑娘,却留下了我,还当着所有的员工的面,表扬了我吃苦耐劳,勤勤恳恳的尽职尽责。当时,我真的好高兴,好感动,在以后的相处中,饭店的经理,厨师,服务员们都对我很好,就像亲人一样的关心我,让背井离乡的我感到了些许温暖,思乡之心逐渐的平静下来了,就这样一个人在异省他乡坚持下来了我的第三份工作。

  随着这些打工经历让我慢慢的成长,慢慢的长大,多年以后的我再一次背井离乡的出来打工,虽然打工之路多坎坷又艰辛,但是,每一次我都坚持下来了,别人能做到的事情,我一样也可以。直到前几年被同事介绍到北京打工,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我也能从小村庄里来到首都北京,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那么的不真实,当我踏入北京的时候,眼前的车水马龙,高楼大厦让人目不暇接,由于不会普通话的缺陷曾经让我一度很自卑,不敢和别人说话,出门坐车总是就像迷宫一样,晕头转向。在接触新的行业的伊始,看着同事姐妹们口若悬河的讲解自己的心得与辉煌的成就,让我好羡慕,她们同样也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弱势群体的女人们,为了使家庭,孩子,父母过得好,抛家舍业的出来打工。为了让自己能够尽快的融入这个“大家庭”,平时认真的听她们说话时每一个字的发音,慢慢的我也能用普通话和她们交流了,在工作中有过委屈,有过失落,有过收获也有过欢欣,工作虽然很辛苦,真正的属于自己的私人时间少之又少,但是看着自己也能够像别人一样在北京站住脚,找到属于自己的工作,能够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去提升自己的人生价值,我觉得,虽苦但是过得很充实,有什么不懂的还可以利用网络寻求“度娘”的帮助,网络让我学到了很多以前不曾学到的知识。有时候在我偶尔休息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来回倒几趟地铁去图书馆去看我喜欢的书,有时候遇到爱不释手的书,也会不由自主的买几本书回来看,多读书,多学习让我的人生过得非常充实。有时候在我人生低谷的时候,偶尔闲暇的时候,我会用笨拙的手笔去书写自己的人生感悟,用不专业的歌声释放自己压抑的心情,用零基础的画画洗涤自己脆弱的灵魂。

  女人,其实就像是一本书,翻得不经意会错过最美的风景,翻得太认真又会让人沉迷于自己的“包围圈”里不能自拔。女人,是一朵花,一朵静默淡雅的花,花开没有四季红,暖春也无百日晴,所以,好好的珍惜花开的季节,不要等到花谢的时候才想起错失曾经而伤感落泪。女人,是一首歌,一首婉约净雅的歌,她的旋律总是那么优美让人百听不厌。女人,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只要给她生命,哪怕的一席条细小的石缝里,她也会萌芽吐绿的顽强的活下去。女人,也是一棵大树,在孤苦无依的时候,她的坚强不差于男人,她会斩荆棘破巨浪的迎难而上,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去认真的描绘那块属于自己天地的蓝图。女人,是一棵树,一棵永不凋零的树。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张瑞锋散文:河曲的海红子
下一篇:河曲好人杨朝霞的公益情结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