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王敏散文:海红花又开

2019-04-20 17:12:30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记者 王敏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下班回家的时候,经过电视台门前。一抬头,忽见满树繁花,如同白蝶一般缀满了这棵海红树的树冠,心头便无端地涌起了一股喜悦,忍不住就微笑起来,感觉满眼生光,处处皆是春天那明媚的色彩。

  河曲视窗网特稿(记者 王敏)下班回家的时候,经过电视台门前。一抬头,忽见满树繁花,如同白蝶一般缀满了这棵海红树的树冠,心头便无端地涌起了一股喜悦,忍不住就微笑起来,感觉满眼生光,处处皆是春天那明媚的色彩。

  其实,在河曲这个地方,春天最先登场的总是杏花,一点伶仃的白色,枝条瘦长,总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看够了冬天那苍茫无聊的颜色,这点娇弱的白便分外让人怜惜。杏花的花期并不长,倘若期间遇见了雨,便更多了三分凄惨,像身世坎坷的女子,苍白着脸,偏又要强颜欢笑。

  河曲城里更美的是榆叶梅。这种从外地引进的新物种,以前我总将它误以为是桃花。她那粉红鲜嫩的颜色,也的确跟桃花类似。我也多次在自己的日记中写到白朴公园里的那片“桃花”:如云似霞,燃烧在那文笔塔脚下,引得游人如织,流连忘返。春季周末,我们常带着孩子,在这片云霞下面赏景合影,留下许多美好的瞬间。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问过精通园艺的梁飞同志,方知这乃是榆叶梅。细看叶子,果然同榆叶十分相像。榆叶梅、桃花,都是女子中的翘楚,天生丽质,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喜爱之情。她们像盛装出场的公主,为河曲这个小城平添了一份亮丽的风景。

  “五一”左近,海红花方才姗姗到来。她的降临似乎没有任何预兆,在人们不经意的时候,雪白饱满的花朵便那么猝不及防地挤满了枝头,一下子充塞了你的视线,整个鼻腔中都弥漫着那股迷人的芳香。蜜蜂蝴蝶闻香而来,嘤嘤嗡嗡地上下飞舞,让这棵树变成了一个繁忙的昆虫的王国。河曲地处晋西北,冬长夏短,一年中寒冷的时节总要较别处长一些。在我看来,只有海红花开的时候,才是衣服换季的日子。因此,年年总数算着海红花开的日子,盼望着暖和天气的到来。而今,海红花又开,这种喜悦自是不言而喻!

  大胡子曾经跟我说过,海红花是河曲的县树,海红树也是勤劳朴实的河曲人的象征。但在我心中,却觉得这海红花更像我认识的那些河曲女子,雍容大方,美丽豁达。

  海红花颜色雪白,香味浓郁持久,她开花的时候,总是那么肆意昂扬,奔放豪迈。她昂着头,仰着脸,毫不扭捏,毫不造作,一朵朵都完全绽放,将自己最美丽的一面毫无顾忌地展示出来,好像歌里唱着的:“我怎么这么好看!”那股子自信,和街上衣袂飞扬、行走如飞的河曲姑娘何其相似!

  河曲女子爱美,这种爱深入骨髓,不论年龄大小。如果你仔细观察,相较于周边邻县,河曲的女子的确是更注重穿衣打扮。她们的妆容或张扬或含蓄,或明艳或秀丽,但很少有不修边幅即出门的。那些颜色各异的服装、精心修饰的发型、得得作响的小皮鞋,从办公单位到街头店铺,无不显示出她们发自内心的自信和美丽。

  我爱海红花,爱她那意气风发的姿态,爱她旁若无人的风采,也欣赏河曲女子,欣赏她们奋发向上的精神,欣赏她们神采飞扬的面容。谁说“女为悦己者容”?其实,河曲女子正像那树怒放的海红花,只为悦己,不为悦人。



河曲王敏散文:海红花又开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杜文礼散文:乡音未改同学情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