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刘凤珍散文:泪光里追忆母亲

2019-05-13 15:15:36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通讯员 刘凤珍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母亲节刚过,思念母亲的情怀如山泉般汹涌,又如雨雾般朦胧,真是如泣如诉!倾刻间,母亲的音容笑貌如铮铮古韵旋于耳,又如滴滴清泉汇于心,让我思绪万千,泪眼朦胧,在泪光里追忆母亲的和蔼可亲,在忆梦中追忆曾和母亲呢喃着说过的知心话……

 

  河曲视窗网特稿:(通讯员 刘凤珍)母亲节刚过,思念母亲的情怀如山泉般汹涌,又如雨雾般朦胧,真是如泣如诉!倾刻间,母亲的音容笑貌如铮铮古韵旋于耳,又如滴滴清泉汇于心,让我思绪万千,泪眼朦胧,在泪光里追忆母亲的和蔼可亲,在忆梦中追忆曾和母亲呢喃着说过的知心话……

  因为母亲离开我已近六年了。人世之间,有什么可以追上那些远去的光、飞流的时呢?人世间的美好亲情总是一如既往的那么短暂,犹如朔风藏在街角,刚刚相遇一弯温软,转身处,就又随了尘流;像那浪花拍打水岸,只轻轻触碰了一腔思绪,瞬间,就又情归依旧。人世尘间,总有与母亲牵挂太多的事,寸心相守间,就已化作了永恒的别离。或许只有心中无数次真挚的思念,和脑海里深情的反复回味,来释放对母亲在世时的追念!作为女儿,能在“母亲节”这样的节日里,为她写上三三两两的文字,就算是一种情感的哀思与寄托吧!即便这只是一种怀念,但也总撞击着心底的疼痛;即便这样的疼痛,早已是时间印迹里的遗憾,也不由自主地用文字来呼唤母亲的可亲可爱可敬!

  母亲离开人世时,只有六十一岁,母亲的早逝,给全家人带来沉重的打击!一家人几年来都无法割舍对母亲的无限伤怀与梦魂牵绕!我更是常常思念母亲。母亲常常是我梦里最亲的人,和我亲密地交谈,晨醒后才发现不过是梦一场,我只好在泪光里,以悲伤的方式,来追忆母亲的一生辛劳!

  在我懂事起,我就知道母亲是村里最优秀的农家媳妇。母亲不仅长得清秀大方,而且与人为善,心灵手巧,智慧处事,这让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愿意与母亲交往。

  在她二十几岁时,我看到母亲脸蛋白嫩白嫩的,还发光呢!浓浓的弯如月的眉毛,一双杏壳似的水灵灵的大眼睛,能把她的内心世界展露无遗,水滴似的鼻子和一张会说话的嘴巴,长在她圆润饱满的脸上显得极为标致。七十年代,烫发还没兴起,农村媳妇们都喜欢梳一对长长的乌黑发亮的麻花辫争美。母亲的麻花辫在几个同龄的村媳妇中,是长得最粗最长的,一直垂到膝盖处。走起路来,油黑发亮的长辫子,更增添了山村农家年青媳妇的几分朴素的美。偶然听到村里人背后说母亲长得漂亮如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这让那时小小的我更加喜欢母亲。现在翻看母亲年青时的照片,母亲确实曾是一个洁白无暇,清新淡雅,芬芳扑鼻的农家标致媳妇。细看几遍照片,这么美的母亲为什么就早早地撒手人寰,留下我这没妈的孤苦伶仃的人呢?多希望,时光可以慢一些,再慢一些。让她停留在那刻,刚好的样子。然而经年渐远,母亲在我心中,永远只能定格在那美美的照片的追忆中罢了!

  记得有一次,我与村里的一个小男孩玩耍,玩了一会儿,我和那顽皮捣蛋的男孩子发生了口角,那野性十足的男孩随手捡起一块兵乓球大小的石块朝我头上扔了过来,记得当时眼见那石块呼啸着从我耳边蹭着飞过,虽然我躲得快,但用手一摸,耳朵外轮出血了,我哭喊着去找他的妈妈评理,他的妈妈不但没责备那男孩,反而却大声责骂我,谁让你和男孩子玩耍呢!我只好捂着流血的耳朵,回去找妈妈。妈妈二话没说,就拿出白酒,用摄子夹着新棉花蘸了白酒,沾去血渍,又贴了个止血贴,帮我擦去眼泪,并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小孩子在一起玩,磕碰是常事,你只是一点儿皮外伤,别纠缠人家大人去,抬头不见低头见,让他三分又如何?"当时虽然受到疼痛又受了气,但母亲的劝说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留下小小的嘱咐,深深地在自己心里烙下了像母亲一样的与人为善的烙印,让我在今后的人生路上,常常以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姿态,来对待生活中各种偶遇的磕磕碰碰,事事非非,以至和我打过交道的人,都说我是一个心地善良,勤于帮助别人的人。当我听到这些赞美,我在心底里呼唤,是母亲从一件件的小事中教育了我,让我懂得了做人要埋怨别人少一点,理解别人多一点。给予别人的多一点,汲取别人的少一点! 那些母亲给予教诲的爱,是花儿开出的芬芳,是菩提结出的禅意,是我要用一生偿还的恩情。母亲的爱,就是流淌在血液里的无私和大美,是一种可以能够供养我们身心健康与精神驰骋的力量。

  母亲的心灵手巧,给全村人带来许多方便。母亲虽没学过理发手艺,但她爱大胆尝试,先在自己家里人头上做理发尝试,琢磨掌握技巧后,给村里的老人小孩免费理发。她会给小孩子理茶壶盖头,她会给老年人理光头。这样一来,小孩子有好吃的零食给母亲放在手里,老年人见了母亲总是笑脸相迎。如今母亲已离去,当年她给理过发的小孩子已到中年,只要回村碰见我,他们就会夸赞母亲是世上最热心的人!母亲还给人改裁衣服、捏面人、剪窗花。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母亲就是村里人的暖阳,她教给我爱的力量,让我学会热心帮助身边有困难的人,让我学会作为教师,更应该关爱那些残疾、单亲家庭的子女。

  母亲虽然没念过书,但会智慧处事。她与村里人交往,从不斤斤计较。她常常教育我,能吃亏的人,才能迎来想不到的福。后来我感悟到母亲做的就有“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母亲用慈善心对待村里的每一个人,母亲用智慧心与村里人相处。这么多年来,我看在眼里,学在心里。虽然母亲积劳成疾,早世离开我。但母亲给我遗传的血脉与灵魂的教育,让我如今变成了她喜欢的样子——与人为善,吃亏是福,智慧处事。

  母亲短暂的一生虽然尝尽了世间千般苦,但她善于无私帮助别人的心,已变成充盈我灵魂的香气!追忆泪光里的妈妈,成为我一生的呼唤!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赵彦文散文:母亲的铁锅焖面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