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刘凤珍散文:口里口外一家亲

2019-05-22 15:07:37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黄河路小学 刘凤珍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想起长辈们常说的:"河曲保德洲,十年九不收,男人走口外,女人挖苦菜"的苦难经历,我就想起多少河曲男人们在那物质匮乏,生活艰苦的年代,曾随大流走西口到内蒙古的包头、五原等一带打工谋生,最后定居在那里,从此与河曲的其他骨肉之亲分割两地。

 

  河曲视窗网讯:(黄河路小学:刘凤珍)想起长辈们常说的:"河曲保德洲,十年九不收,男人走口外,女人挖苦菜"的苦难经历,我就想起多少河曲男人们在那物质匮乏,生活艰苦的年代,曾随大流走西口到内蒙古的包头、五原等一带打工谋生,最后定居在那里,从此与河曲的其他骨肉之亲分割两地。

  上世纪五十年代,我爷爷在放羊时意外身亡,家里穷的丁当响,甚至连锅也揭不开,无奈之下,我大爹、二爹被迫跟随走西口的人群一起到内蒙一带打工,从此与我奶奶、我父亲分隔两地,只能天天过着眼望黄河水,无限思念两悠悠的日子!

  背景离乡分两地,心儿牵连亲情深。

  自从我懂事起,便从父亲的口中得知我有大爹二爹在内蒙的五原、包头定居。在七十年代,农村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河曲山村人都每户分到几十亩土地,就流行到后套五原一带贩买驴骡,以便耕地之用。有一年,父亲因做了肠穿孔手术,不能下地劳动,不能吃粗粮,只能吃细粮白面才能不影响肠道的康复。那时家里穷的只有过年才吃几顿的白面,平日里,只能靠玉米渣、红薯片充饥。记得那时,农村没有通讯工具,远在千里之外的大爹忽然从河曲邻村到五原贩牲口的人口中得知我父亲病了,硬是把几袋自产的内蒙白面通过别人捎驮回来。那时我虽是个孩子,看见父亲吃着大爹千里外捎回的白面,身体逐渐康复,我感觉到了大爹一家是最亲我们的人!

  在我上初中时,大爹的大儿子已考上株洲机械铁路学校,常常给奶奶写信,每当奶奶收到信,她就让我读大哥的来信,那充满真挚情感的信让我常常热泪盈眶,从此我便与不多见过面的大哥鸿雁传书表达骨肉相连的思念之情。记得有一次在楼子营中学读书,班主任突然给我一个邮件,打开一看,有一厚墩稿纸,稿纸一边的中间挖了一个长方体小长条洞,里面藏着一块胸链式电子表,下面还有几张粮票。那时我高兴了好几天。胸前戴上哥从南方寄来的表,惜时如金,争分夺妙学习,但当年中考落榜。本打算失学,是大哥的鼓励让我又踏上补习之路,终于中考出采!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没有大哥的常常鼓励,恐怕我现在还是在村里以种田为生。

  前年春节,快递方便了,二爹的孩子宝华弟为父亲寄来两瓶父亲最爱喝的竹叶青白酒,还给我寄来一袋洗面奶。这口里口外的数不甚数的亲情牵挂,让我用文字怎能表述完呢?

  难得的相聚时情深深,意浓浓。

  前些日,恰逢河曲表姐家孩子结婚,内蒙的十几位亲戚放下手头的工作,从五原、包头两地,扶老携幼,一路开车颠波辛苦地回到老家,团聚于婚宴席上。婚宴的喜庆把一家人相聚的盛情渲染的温馨而又甜蜜。此时的相聚既热闹红火,又幸福而激动!

  婚宴完毕,一大家人踏上寻根祭祖的回家归途,山村尽管现在已通村村通公路,但山路十八弯还是让从大城市归来的游子们力不从心地捏一把汗在开车。听着宝丽妹唱的河曲山路十八弯,有滋有味的民歌调子,让我思绪万千,为亲人相聚,从一马平川的大城市归来,十八弯的梯田与荒山相连,宝利妹妹最喜欢!虽然妹妹第一次跋山涉水,但还是开着车下坡上坡一路颠簸回到了山村老家。

  回到老家,虽然父亲的土房子、土窑洞已沧桑百年。但有亲人们的归来,热闹非凡,满院生辉!

  回到老家小憩了一会儿,准备了一些祭祀的供品,一家十几个人就着急着带着散发着香味的各种水果,拿着纸钱、香火、鸣炮,为爷爷奶奶上坟祭祖!

  柠条花正绽放,羊肠小路满路幽香,所有亲人一路前行,欢声笑语不断。

  来到墓碑四周,阳光明媚,绿树环合,真有“水村山郭酒旗风"之美。墓碑前的孝子们心意虔诚,烧的纸钱、纸衣服一堆堆,水果贡品香而多,美酒倾洒寄阴魂。大爹大妈已年近八十,但那一声声叫爹叫娘声,让晚辈敬而学之。孙子们一声声爷爷奶奶的呼唤声,孝心无疆!宣儿一声声太爷爷太奶奶的呼唤,让我这姑姑也感动的泪眼朦胧,大爹一家几代人忠孝两全,令人敬仰!

  祭祖完毕,侄子宣儿怕烧纸钱引发火灾,硬是用木棒搅拌将纸燃尽熄灭再用土覆盖,还把垃圾捡到塑料袋收拾妥当才起身离开,他的行为赢得了大家一致的赞许。

  大家一起寻找爷爷奶奶曾住过的两个土窑洞遗址,物是人非境已迁。仰望破窑顶的枣树,枝条庞大,葱绿茂盛。小树老树虬枝盘绕,就像我们幸福家族的人一样,互相牵手,互相帮助,共阻风雨人生!

  我们还一起来到大爹大妈当年住过的土坯房子前,五十多年前漏雨潮湿,现在更是破败不堪。但生活的艰辛没有把大爹大妈打垮,反而让他们立下宏愿,在走西口的路上一展宏图,创建了更加美好的家园。

  最后,大家回到父亲小院聚餐。朴实憨厚的二哥抢先掏钱包,买来了不少吃食。这种浓厚的亲情,让我和老父亲永远难忘。

  所有亲人一齐动手,一桌美味佳肴立马做成。来看望大爹的老人也络绎不绝,知心话说也说不完。吃着满桌子的美食,品尝着宝丽妹妹带来的山竹、木瓜,香甜的味道一直浸到每个人的心里。

  相见时难别亦难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短短的两天相逢,知心安慰的话儿不知说了多少句,融在心,记脑海。二哥忙于回家引水灌溉,再三挽留也要走,聚少离多的团聚马上就要各奔东西。牵着亲人离别的手,眼泪扑簌簌地流下来,千里难得的喜相逢,此刻变成亲人又要渡船走西口!看到大嫂临别赠送的红裙衫,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

  我们有着骨肉之亲,尽管我们分居晋蒙两地,梦中相聚甚多,现实相聚甚少。握着久久不放的手,我们企盼下次再相逢!

  走进山里弯,又走出山里弯,人生就是进进出出,来来往往,我们就是口里口外最亲的一家人!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樊俊俊散文:儿时的巡镇四月十四古会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