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陈月书散文:就恋那口酸

2019-06-11 15:40:41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特约撰稿人 陈月书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河曲人,自失奶离开娘怀,被父母喂到嘴边的第一口饭,就是酸饭。到老盖棺论定,终其一生与 "酸”结下不解之缘!河曲人一生的生活大体源自“一罐一瓮”,糜米入罐发酵,菜蔬入瓮腌制。罐之酸与瓮之酸虽不是一路的酸!然″殊途同归”于碗,倒也和谐入口,津津有味!

 

  河曲视窗网特稿:(特约撰稿人 陈月书) 河曲人,自失奶离开娘怀,被父母喂到嘴边的第一口饭,就是酸饭。到老盖棺论定,终其一生与"酸”结下不解之缘!河曲人一生的生活大体源自“一罐一瓮”,糜米入罐发酵,菜蔬入瓮腌制。罐之酸与瓮之酸虽不是一路的酸!然″殊途同归”于碗,倒也和谐入口,津津有味!

  这么多年打工在外,打工者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大灶饭难免众口难调。河曲人吃饭偏是″刁怪”,几顿馒头,焖饭,面条下来,不待别人妄议,率先找管灶的"大师傅”嚷嚷,念叨酸粥,酸捞饭,招惹的结果是被顶呛一炮:就你们河曲人没运气,离不了那"穷酸"!没办法只好找老板通融,要求自起炉灶。获准后,便从家里把灶王爷牌位下的浆米罐里匀出浆米汤,装在洗净后的罐头瓶里,如"保驾"一件珍品一般,一路小心翼翼搬到职工住宿,安放在干净的热处,看到浆米汤变的晶莹亮白为止,倒入糜米和大米,一个临时的小家便安顿下来。河曲人嘴里传留着这么一句话:立起浆米罐就是一家家人间,娶过儿媳妇另家,总是先帮着买一个新的“精巧袭人”的浆米罐,立在一对新人婚房的灶王牌位下,一个分门另户的小家之口便诞生了……

  今年暮春,一个来自河曲各乡.村的二百来号人的植树工队齐聚土沟乡榆岭洼,我们那个工队二十来号人住在一套二层别墅内,老的有七十岁,小的三十八九岁,都是离″酸"没味口的主,在吃了几顿稀饭馒头后,随着天气日渐变的燥热起来,纷纷嚷嚷要求领工头立浆米罐吃酸粥,不答应就受不了辞工不干!领工头是本县东梁村人,在河曲,东梁,红米梁因出产顶好糜米享誉一方。领工头深谙夲乡本土人的生活习惯,隔几天回去,皮卡车便拉过来两袋东梁老糜米。稍带饮料桶里澄了老酸浆勾头!可把大伙乐的情绪高涨!大师傅许大姐个不高,微胖,灶台上的刀.铲功叮弹二响,更是一位"酸辣粉丝"`嘴里吃着酸,手机里放着酸的掠牙的内蒙山曲儿!她把老酸浆勾头与当天捞饭的米汤掺进去,浆上二十几号人吃的米,.罩上大食品袋,放在正午的太阳底下!隔一天大清早,一股熟悉的酸味便钻入了我们每个人的鼻窍!大伙睡懵地的脸上漾开了幸福的笑容!早起早饭,酸粥,红腌菜的“最佳组合”便顺心如意地捧在了大伙的手上…出工时,大伙该带的喝水明显少了,有的干脆不带!大家伙心照不宣,吃了酸粥,酸捞饭,生津止渴,水量补充自然会减少。

  在河曲人的独特的"酸"味生活中,酸粥是最续长的吃法,每天早饭不轻易更改。酸捞饭是季节性的,每年的阴历三月至九月.田间炕头,紧身相随,魂牵梦绕!天一冷,便退居幕后,淡出大家的生活。酸稀粥那是"想想”饭,想起来吃一顿间,河曲人有一句俗语叫支老凳的,酸稀粥就是这种尴尬的配角!

责任编辑   窦占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刘凤珍散文:家乡的豌豆角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