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王瑞琴散文:养儿才知父母恩

2019-06-16 14:38:35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通讯员 王瑞琴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是不是我们再撒撒娇,你们还能把我举高高。是不是我们这辈子不放手,下辈子我们还能遇到。是不是我们不长大,你们就不会变老。都说养儿养女为了防老,可你总说自己过的挺好。叫一声爸妈有人回答,比啥都重要……


  河曲视窗网特稿:(通讯员 王瑞琴)是不是我们再撒撒娇,你们还能把我举高高。是不是我们这辈子不放手,下辈子我们还能遇到。是不是我们不长大,你们就不会变老。都说养儿养女为了防老,可你总说自己过的挺好。叫一声爸妈有人回答,比啥都重要……

  每当听起这首歌,就自然而然的想起了我的父母,是啊,养儿才能父母恩,父母为我们付出了太多太多了,是我们这辈子都报答不了的养育之恩。

  我的老父亲今年84岁了,耳不聋,眼不花,只有腰被无情的岁月压弯了,父亲出生于30年代,他们这一代人目暏和经历了新中国几乎所有的政治事件和经济灾难,五十年代的大跃进运动,六十年代的自然灾害和文化大革命,也体验了改革开放的甘甜与辛酸,他们这一代人是见证中国建立和发展历程的一代人。

  父亲一代人生不逢时,吃不饱,穿不暖,吞糖咽菜是家长饭,所以打小就养成了吃苦耐劳,节俭简朴的生活习惯,在我记忆中,那时我们5兄妹还很小,家里很清贫,父母却从不报怨,父亲一直任生产队队长,母亲给生产队喂猪,日子虽苦,但从不让我们5兄妹受饿,那时村子里都很穷,很多和我同龄的连学费都交不起,可我们5兄妹却都有幸坐在那不算宽敞干净的教室里安心读书,这都是父母勤劳的功劳,给我们的人生道路奠定了基础。

  父母对我们5兄妹管教很严格,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很畏惧父亲,他话语不多,不苟言笑,虽说家里就我一个女孩子,是父母的“宝贝圪嗒”但记忆中对我宠而不惯,父亲后来给生产队放过羊,每年晚上放羊回到家就把我们5兄妹叫到跟前,笑眯眯的盯着我们,在我们期待的眼神中,然后就跟变戏法似的,从裤兜,怀里掏出像“鞋八子”一样大的蛤蟆皮香瓜子,看到香瓜子,我们5兄妹的眼晴都绿了,高兴的又叫又跳,高兴之余,父亲就按大小每人给我们一个,父母则在一旁笑呵呵的看着我们吃的狼呑虎咽,那个香甜,那个味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香最甜的香瓜子,一生都难以忘记。打那以后,我们兄妹几个就天天盼天早点黑,盼父亲早点回来,更盼那香甜诱人的香瓜子……

  那时根本没有电视,也没有电灯,天一黑人们早早就入睡了,记得父亲有一把二胡,父亲年轻时在村剧团是过二胡,吹笛子的好手,后来剧团解散了,父亲只留下了一把跟随他多年心爱的二胡,每当吃过晚饭,父亲就拿出他的二胡,我们兄妹几个围坐在父亲身边,听他给们拉曲调,那时也不懂得拉的是什么曲子,什么调,那婉转流畅,忽高忽低,时快时慢的曲调听的我们兄妹几个如痴如醉……后来父亲相继给二哥,三哥教会了,轮到我时,父亲那把心爱的二胡被舅舅拿走了,我的二胡梦也搁浅了。

  儿时的回忆是美好的,现在我常对父母说:如果你们在年轻10年该多好,让我们好好的孝敬你们,正当享福的日子来了,你们却老了。

  岁月茬苒,光阴似箭,看着头发花白,皱纹爬满额头的老父亲,我也渐渐体会到了那种父爱如山的情感。

  父母一生勤俭持家,用勤劳和节俭形成了良好的家教与家风,父亲既平凡更伟大。

责任编辑  窦占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赵彦文散文:勤劳善良老父亲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