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王文才:想到家乡河灯会

2019-08-11 13:35:48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河曲王文才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在难以计数的民间文化节会中,家乡河曲的九曲黄河灯会堪称一绝。河灯会分别在每年农历的七月十五和正月十五由群众自发组织举办,可谓是源出一脉,梅开二度。

  在难以计数的民间文化节会中,家乡河曲的九曲黄河灯会堪称一绝。河灯会分别在每年农历的七月十五和正月十五由群众自发组织举办,可谓是源出一脉,梅开二度。

  县城西侧有一个兼为古长城隘口和黄河古渡口的水西门口现为鸡鸣三省之地的水陆交通枢纽,曾是穷苦人民逃荒走西口的要塞。七月十五河灯会就在这里举行。其时正值天气阴睛莫测,黄河水阔浪高,农事稍闲的乡亲经过精心准备,随着夜幕降临把节日活动推向高潮。黄河边上兼有望河楼建构的古戏台正演出土色土香的家乡小戏二人台,戏台旁的西口古渡却在开始上演更为精彩的另外节目,一时吸引了许多观众。装饰古朴的大木船两侧的数十对火把一齐点亮,满载了各家各户捐做的内装烛火的彩色船灯,徐徐驶入并停泊在黄河激流中心。必要而简单的开始仪式之后,第一盏特制的彩色大龙灯就在鼓乐礼炮伴秦中下水了,接着是第二盏、第三盏……将所有点亮的船式彩灯陆续放入黄河水面,一共三百六十五盏,象征着一年通顺。于是彩灯顺流而下,暗夜的河面就出现了一条彩练火龙。灯流随着水流缓急还变换着队形,犹如一队挑灯急行的士兵,一列秉烛夜游的精灵,形成百舸争流态势。当然有时也难免出现个别因陷入漩涡而原地兜圈子的“落伍者”,给节日装点出新的情趣,但它却丝毫无碍于有序壮行着的长达十余里不断线的主力军。蓦然间拖在大船后的小划子上焰火腾空而起,两侧的河水也映照出五光十色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其情其景,令人目不暇接,令人心旷神怡。于是挤立在岸头层层叠叠自然斜坡上的男女老幼或哗然或默然,随之跌入了感情的波峰浪谷。他们中有当年从此处踏上西口路的男子汉,有当年曾在此处送别亲人走西口的女人家,甚或还有往昔水上亡灵的亲朋故旧,还有至今仍吃河路饭的扳船汉子…… 此时此,他们真是各有滋味上心头啊!

  正月十五,当地依然未改“惟余莽莽”,“顿失滔滔 ”的北国冬景,但是长城脚下黄河岸边古县城的黄河灯会却春意荡漾。选择一处宽敞不下五亩的黄土地,构筑一个用围栏与外界相隔的圆形营堡。门分进口出口,里边隔出一条曲曲折折的漫长路径以供游人通行。这条通幽曲径上插有精心选拔的灯杆三百六十五盏,一为导游,二供观赏,当然还在象征着一年吉祥如意。这里整个成了一个路的世界,灯的世界,什么鸟兽灯、鱼虾灯、瓜果灯、仙女灯……应有尽有,简直成了一个迷宫式的大型万花筒。因此,灯艺的展赛也在无形中进行,观灯的人流自动排成长队,在鼓乐声中鱼贯而入。于是,人在灯海游,灯在人海飘,人潮灯流汇聚成一片狂欢。县城居民竞相入游自不必说,更有慕名远道而来尽兴者不计其数。

  两个河灯会,一秋一春,一水一陆,一实一虚,一动一静。内容上,一个是水上长龙游弋在一条彩线上,恰似行进的军列;一个是陆上卧龙春眠在一个芳园内,恰似驻扎的军营。形式上,一个是仅供观瞻的外景戏,因而更多一点逼真;一个是可以参演的舞台戏,因而更多一点象征。在风格上,一个是豪放派,它有黄河、长城的粗犷气质;一个是婉约派,它有民歌二人台那样的清新神韵。在动机上,一个侧重于怀恋往昔,因而显示出更多一点凝重;一个侧重于展卜未来,因而显示出更多一点轻盈…… 可以说,两个河灯会是词之上下阕,文之姊妹篇,异曲同工,相映增趣。它们有着同样深厚的历史底蕴,同样神奇的自然风姿,同样清新的民族风格,同样鲜明的地方特色。犹若两样老到的佳酿愈久而弥香,身游亦或神游其间,都不失为是一种高雅的享受。难怪届时会有那么多游客纷至沓来呢!一九八八年秋,笔者有幸陪同著名作家马烽西戎观赏西口河灯会,马老盛赞其为千里黄河一大奇观;一九九三年,笔者又有幸陪同中央电视台著名编导李近朱导拍河灯会,李导告诉我,他是放弃了参加该台建台五十周年盛大庆典而千里迢迢专程赶来拍片的。

  家乡的河灯会,不但以其浓烈的诗情画意让人心醉,而且更以其深邃的哲理寓意令人折服。

  如果说七月十五河灯会那前进的“一字长蛇阵”昭示了社会发展积极进取的总趋势的话,那么,正月十五河灯会的“长龙盘卧图”就充分昭示了前进道路上的曲折与坎坷。

  如果说河灯会那迷宫雾阵式的布局预示了生活现实的神秘难测的话,那么,其灯海人潮的缤纷斑斓,又分明在告诉人们现实生活是如此的绚丽多彩、光明灿烂。

  如果说人们在陆上河灯会表达良好的祝愿还更多地停留于一种无奈的祈求和虚幻的寄托的话,那么,水上河灯会在西口古渡办会,在激流险滩放舟,这本身就是他们生存抗争的一次次进攻型演习和艺术化实战,充分显示了黄河儿女坚韧不拔的拼搏精神和笑傲江河的乐观态度。

  如果说家乡父老对举办两个河灯会表现出来的那种令人难以置信的热衷态度和自发程度,或多或少仍然显露着尚难脱尽其封建母体基因的困扰,或多或少还呈现为一种“为了忘却的纪念”的话,那么,在更高程度更深层次更大范围,这种热衷与自发,则是否更为充分的突现了古老黄土地、无尽黄河水所特有的那种毋庸置疑的、无与伦比的、超凡脱俗的、颠扑不破的凝聚力、吸附力、向心力、生命力、张扩力和创造力呢?

  呵!我苦难而又幸运的一方故土;

  呵!我古老而又年轻的九曲盛会……

  于是,黄河水赐予了我一份真情;

  于是,黄土地赋予了我一份责任。

  风景这边独好!

  让我如何沉默?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赵来存散文:难忘岁月 龙口当年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