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中秋节临近:月饼飘香忆童年

2019-09-03 15:16:11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通讯员 赵彦文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秋意渐浓,糜谷飘香,今日无意中看到日历已是农历八月初五,再过十天便是中秋节了,怪不得这几日能闻到从附近飘来的月饼烤香味了。

  河曲视窗网讯(通讯员 赵彦文)秋意渐浓,糜谷飘香,今日无意中看到日历已是农历八月初五,再过十天便是中秋节了,怪不得这几日能闻到从附近飘来的月饼烤香味了。

  临近中秋节,满大街卖的最多的就是品种齐全,口味不同的月饼,但是这些月饼丝毫勾不起我半点食欲。最让我怀念,最喜欢吃的月饼还是那种原汁原味纯手工做的月饼。

  记得在我童年时,每年临近中秋节,村里有一家专门做月饼的人家就会架起一台土制的烤炉,加班加点烧烤月饼。那时整个村子里弥漫飘散的都是那股诱人的烧饼烤香味,这股味道中夹杂着丝丝的甜味。每当我闻到这股诱人的味道,总会耸起鼻尖深深地吸几次,好像要把空气中夹带的这股味道一股脑儿都吸进我的肚子里,当然我最希望的事情还是能吃上从那台土制的烤炉里烤出来的月饼。我曾经为这个美好的愿望想象过无数个情景,想着那些焦黄、皮薄、甜而不腻的月饼让我一口一口细嚼慢咽吞下肚的情景,口水不知不觉就流出来了。

  记得有一次,我一个人偷偷跑到那家人家的院子里,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那些忙碌的人们正在翻烤着那些月饼。我整整在那儿站了一下午,一直在看那些人们烧烤月饼的整个过程。直至夜色已至,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此时,偶尔听到母亲呼唤我的名字,可是天色已晚我一个人不敢回家,只有等母亲寻到这里来把我带回去。最后母亲还是寻到了这里把我带了回去,当然回去我是免不了要挨打的。记得母亲边打边气呼呼地训斥着我,我默不作声、站在那儿原地不动任由母亲发落。后来母亲停住了手,但是训斥声还是没有停止,我就在母亲的训斥声中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有股熟悉的饼香味隐隐约约飘进了我的鼻孔,我睁开朦胧的睡眼,发现屋子里的灯还亮着,地下好像还有人影在走动。我使劲揉揉眼睛,才看清是母亲还没有上炕睡觉,站在灶台旁忙着不知做什么,我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看见姐姐和哥哥手里正拿着我最想吃的那种焦黄、甜而不腻的月饼。我一骨碌爬起来穿好衣服坐在炕上,却不敢问他们的月饼是哪来的。这时母亲从门外进来了,看见我起床了连忙对我说:“你不是想吃月饼吗?你看妈给你做的这月饼。”说着递给我一个。我拿在手里仔细端详着这个焦黄、泛着淡淡饼香味的月饼,心里想着:“母亲平时过日子很节俭,这次怎么舍得去买人家烧烤好的月饼呢?这真是稀罕事!”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吃了再说吧!

  这时,姐姐才告诉我,昨天晚上母亲等我睡着后,就去向做月饼的人家借了一个月饼模子,自己连夜在自家的大铁锅里给我们烧烤月饼。因为第二天还要把月饼模子还回去,不能耽误人家做月饼。我看着手里的月饼,不仔细辨认,和人家专业做出来的没有区别。当我咬开第一口月饼,吃进嘴里,那种甜而不腻、淡淡的香味已经遍布我的周身。我大口大口吃着母亲给我们做的纯手工月饼,昨天挨打的事情早已忘得一干二净。母亲看着我们姊妹三人吃得忘乎所有,幸福的笑容露在她的脸上,这时我看到有几丝皱纹悄悄爬到了母亲的眼角。

  从那以后,每年的中秋节母亲都要在家里自己亲自动手给我们烧烤月饼。为此,父亲自己还专门做了一套做月饼的工具—月饼模子,红印戳。每年我们姊妹几个都能吃到母亲自己做的月饼,那种味道是别的月饼无法替代的。后来,我们渐渐长大,都相继出外地求学,家里的条件也好了许多。每年中秋节母亲也不在家里做月饼了,都是带上做月饼的材料让别人去加工现成的月饼。

  好多年过去了,母亲自己做的月饼那种味道也慢慢让我遗忘了,有时我会使劲地回味那种味道,回忆那种香味,但终究还是不得而终。

  前几日抽空去看母亲,顺便给母亲在超市买了最好的月饼。我拿出一个月饼一分两瓣,递给母亲一半。我们边吃边聊着,我随口说了一句:“现在这月饼再好吃,也不如我们小时候你自己在铁锅里给我们烧烤的那种月饼好吃。”母亲笑着说:“那时候自己在家里做月饼还不是为节省钱了,现在人们谁还有那辛苦了。”

  我想想也是,现在的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如果再拿出自己小时候自家做的月饼来让别人吃,那岂不是让笑掉大牙吗?时过境迁,时代进步了,人们的消费观念也改变了许多。也许母亲自己做的那种月饼只能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种回忆了。

  今天早上接到母亲的电话,要来看我。快中午了,母亲提着两大包终于来了。一进门,母亲就忙着打开她的两包,还笑着和我说:“你知道妈妈给你拿来甚了?”边说边拿出一个放牛奶的小纸箱,打开一看,这不是我30年前,每到中秋节就朝思暮想的那种月饼吗?看着这些焦黄的月饼,我思绪翻腾,前几日我随口一句话,母亲就记在心里。我拿起一个月饼凑到鼻尖闻了又闻,似乎还能感觉到热乎乎的,好像是刚刚从母亲那口大铁锅里取出来。此时,我全明白了。今天,母亲来看我,是专门给我送来我最喜欢吃的月饼。我又想起了灯光下,我睡眼朦胧中母亲站在灶台旁的身影。也许今天早上,天还没亮,母亲又已经站在了灶台旁,在那口大铁锅里翻烤着这些焦黄的月饼。

  看着站在我身边已经比我矮了一小截的母亲,认真仔细地整理着给我拿的这些月饼。我的心头不停地涌过热乎乎的感觉,将近70岁的母亲一直就是这样疼爱着她的每一个儿女。此时,手中的这个月饼已不是一个外观简单,普通平凡的月饼,这是一份沉甸甸的母爱,是一个母亲挚爱女儿的一种表达方式。

  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时时处处都会有爱陪伴在身边。有些爱你也许会为此付出代价,有些爱你也许会为此努力奋斗一生,但是唯有母亲对儿女的这份爱是最廉价,最纯洁的,也是你毫无顾忌,最容易得来的。面对这份毫无怨言,廉价纯洁的爱,我们更应该倍加珍惜,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这份廉价的爱以最昂贵的价格回报给我们的父母,让他们在有生之年能享受到,不要留下“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

  中秋节的月亮马上就要圆了,今年中秋节的月饼分外香。那是母亲亲手将她的丝丝爱意融进了那甜甜的月饼里。吃着母亲给我做的月饼,我将对着月亮祈愿:只愿父母亲平安健康!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老干部菅永贤来稿:河曲小村的古会 惠民新风扑面来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