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陈月书散文:我的艾蒿情结

2019-09-05 13:46:44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通讯员 陈月书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在那个经济条件落后的年代,艾蒿成了村民的“保护神 "。有记怪讲究的人家,也将艾草用五色线扎住挂在门,窗前避邪。天生我材必有用,我村三面环山,一面临水,村庄就座落在一个叫二东圪蛋的高山脚下。山的北边有火凤楼,和蜿蜒,残破的古长城。与一箭之地的黄河曲折并行,史称“双龙会 "。在山圪梁梁,崖畔畔,阳坡坡,背洼洼,或沟渠渠。生长了一丛丛的艾蒿,沙蒿及青蒿。这些野生的蒿类植物生命力极強,它与柠条,酸枣刺一道,织成一道绿色植被,远望郁郁葱葱,青黛如染,遮盖了裸露着荒凉与贫瘠的晋西北的原色。

  河曲视窗网特稿:(通讯员 陈月书)我们村紧贴在千里黄河的胸脯上,水资源充沛,沿河道平川,土地肥沃,往年间曾种植水稻,小麦,麻……河岸边遍布齐人高的蒲苇,还有大大小小长满水草的水洼子,那是繁殖蚊子,百刺的"乐园"。每年的夏秋季,太阳刚一落山,成群的蚊虫倾巢而出,向村庄,民居及尚未收工的热汗涔涔的乡亲们发起了攻击,于是在人群中便响起此起彼伏的“啪,啪"拍打蚊子的声音。“收工哇,蚊子活吃人哩!",于是呢,一个个男女倒拖农具,落荒而逃…蚊虫″乘胜追击",每当黄昏自黑,整个村庄便"沦陷"于蚊虫的淫威之下。假若此时有人如厕,一会的功夫,屁股上便会一拍一巴掌殷红的血…… 一物降一物,在我村紧傍的东山上,生长着一种艾蒿丛,它是蚊子,百刺的克星。

  每年夏天,乡亲们便拿上镰刀,绳子上山,将艾蒿割一背背回家,叼空将艾蒿拧成胳膊粗,一米长短不等的蒿要子,搭在墙头或晒场上晒干,一到傍晚时分,蚊虫活动猖獗之时,便拣根蒿要子伸过炉膛点燃,吹熄明火,拿在手上三摆两摔,蒿要子便噼噼叭叭,烟气腾腾,母亲边摔边咒“你给娘娘再咬人!"刚才还在耳边气势汹汹,“嗡嗡”狂吟的蚊子闻之仓惶逃遁!消停,母亲将艾蒿放在炉台上,任袅袅清烟升腾弥漫。一家人便围着或明式暗的艾蒿吃饭,乘凉,夜话。直到夜深,困了回屋睡觉! 艾蒿静燃时,烟气中有一种独特的香味,驱蚊效果极佳。

  在那个经济条件落后的年代,艾蒿成了村民的“保护神"。有记怪讲究的人家,也将艾草用五色线扎住挂在门,窗前避邪。天生我材必有用,我村三面环山,一面临水,村庄就座落在一个叫二东圪蛋的高山脚下。山的北边有火凤楼,和蜿蜒,残破的古长城。与一箭之地的黄河曲折并行,史称“双龙会"。在山圪梁梁,崖畔畔,阳坡坡,背洼洼,或沟渠渠。生长了一丛丛的艾蒿,沙蒿及青蒿。这些野生的蒿类植物生命力极強,它与柠条,酸枣刺一道,织成一道绿色植被,远望郁郁葱葱,青黛如染,遮盖了裸露着荒凉与贫瘠的晋西北的原色。在对冲风沙侵蚀,水土保持方面功不可没!老乡们都认定它是益草。 进入五十岁的年轮,我奇怪的染上了过敏性鼻炎与哮喘,每到六,七,八月份,亚似度劫一般的难受,恐慌。开始以为是自身免疫力下降,再是长期从事化工行业的劳动,吸收空气中的粉尘,异味的污染,另外就是植物的花粉过敏。在医院听医生介绍:全国有一亿的中、老、青、幼的患者不同程度的染上这种病,只能靠吃药,打针缓解,维持,没法根治,除非清除过敏源。

  最近我通过关注头条上网友网帖获知:我国西北部山上丛生的蒿类植物是过敏源的"罪魁祸首"。立时一石激起千层浪,无数患者网友群情激愤,网议纷纷跟进,要求政府花大力气铲除蒿类,根除过敏源!我一时纳闷,那么多年我们并不排斥而且很情愿吸纳艾蒿散发出的气味,默默中庆幸大自然赐予人类这廉价,有效的利器,就不晓得过敏源是什么。是我们生存的大气环境让人类变的脆弱了,还是艾蒿发生了质的变化?有时,我宁肯相信这是网民没有科学依据的吐槽。

  .此刻我更不由得怀念往昔的岁月:一星的蒿火,为我们营造出了一个个简单,温馨的平安夜!依偎在母亲的身边,听父亲讲西口路上的故事……

(责任编辑:窦占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王敏散文:再叫我一声“小王老师”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