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中秋节又忆家乡的隩州黄酒

2019-09-10 04:13:07 来源: 作者:李秉宸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天气转凉,不由得想起故乡、家人。在煤矿企业,很多老总都过不上中秋节。煤矿的值班值守比别的地方要更严厉,关键时候不在岗是要坐牢的。偶尔能够回家,过一两回中秋节,喝的多半就是黄酒。

 

  河曲视窗网特稿:(李秉宸)天气转凉,不由得想起故乡、家人。在煤矿企业,很多老总都过不上中秋节。煤矿的值班值守比别的地方要更严厉,关键时候不在岗是要坐牢的。偶尔能够回家,过一两回中秋节,喝的多半就是黄酒。

  黄酒是健康,白酒是应酬。

  黄酒喝给自家人,白酒喝给朋友弟兄。

  三五之夜,明月半墙,给老父亲温一壶黄酒,和老母亲分半个月饼,一生啊,有什么可珍惜,煤矿人,没有奢侈的亲情。有些老总在煤矿就像是皇帝,不爱别人违逆自己;到了家里喝几杯黄酒,父亲训斥半个钟头,屁都没有。

  有些老总没了父亲,顶天立地,是家里的枝头头,却也只爱喝黄酒。几个月见一次孩子,笨的什么都不会,每次都要干仗。黄酒解愁,借酒消愁。喝不醉,何能不醉?

  人的心事就像一杯黄酒,吞咽在过去,醇香在将来。被父亲训斥半个钟头的老总不知道,在村里,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老父亲逢人就吹他是哪里哪里的老总,年薪有多少,是全村的骄傲。父亲因为有他这样出息的儿子,年轻了不知多少岁。儿子是笨蛋的那个老总,没办法吹清华北大,可儿子自立自强比别人不知强了多少,赶上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好时候,儿子用零花钱经营个游戏公司也是有模有样。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儿子永远不称大人的心意,就像你我永远不称父亲的心意一样。等你哪天喝了黄酒,肯定就想骂儿子了,肯定也就理解了父亲。

  不是每一个年纪都成熟稳重,也不是每一个年纪都轻狂傲慢;人到了喝黄酒的年纪,命运会帮他安排。

  河曲的街道比往年更宽大、干净,街道上的行人比往年更明艳、匆忙。他们不断的经过每天都会经过的地方,从早上到晚上。煤矿的工人,晚上十点多,还在街道上等夜班的通勤车。他们的辛苦,妻子不知道,但桌上的黄酒知道。妻子早早和儿子吃了饭,夜班的丈夫八九点醒来,自己热了点饭,打开半瓶黄酒,小酌一杯,抽根烟,等着上班。

  半夜两三点,黑漆漆的,中班的回来了。那个时候,街上没有人,街静人空。工人与工人之间也不说话,匆匆的往家走。那是一条上接擎天巨笔,下蘸九曲黄河的街道;它曾经人来人往过,比肩继踵过,热闹过,喧嚣过,在频出清华北大的岁月里风光过……但在某个瞬间,它是沉默的,沉默的就像隩州黄酒的小店,安静地矗立在西门渡口的角落。

  什么人喝黄酒?我也不知道。这是个每个人观点都不尽相同的问题。最近火了一部电视剧,叫《老酒馆》。什么人去老酒馆?我也没看明白,这也是个答不上来的问题。

  黄酒是窝囊人的精气神,这不是骂人。时代压下来,生活夹住你,你我谁不窝囊?矿上的哪个老总,回到社会不感到窝囊?在最能陪伴家人的岁月里,我们典当给了世故、贱卖给了体制。就像老酒馆里的客人,谁不窝囊?在领域里的顶天立地,在亲情、爱情、友情面前都窝囊的无能为力。

  为什么去买酒?为什么喝黄酒?

  去的人,从来不怕山高路远,从来不惧街静人空。喝的人,从来不等高朋满座,从来不顾囊中羞涩。黄酒是绍兴的笔刀风骨,是会稽的秋叶黄花,是隩州的伴侣与灯塔。

  一盏黄酒慰风尘,粟米红枣过三更。鲁迅喝它呐喊,金庸喝它啸西风,马云喝它退隐江湖,王石喝它重振旗鼓。黄酒的精神,恰恰就是黄河的精神,是智者的精神。智者守而愚者攻,智者虑而愚者谈,智者让而愚者争。你看身边那些喝白酒的人,恨不得打起来,你一杯我一杯,喝完这杯还有三杯;黄酒就好多了,它带你远离纷扰的红尘。

  今年8月份,我调到湖南郴州工作;9月份,弟弟去晋城读大学。转眼间,家里就剩下了父母。父母年迈,即将退休,关键是开始耳背,经常听不清东西。父亲说,母亲与朋友出去逛街,常常不经意的翻看手机。她怕听不见铃声,错过两个儿子打回去的电话。想到中秋节后,天寒地冻,免不了父母更多的挂念,不觉悲从心来,伤心不已。

  喝一点自带的隩州黄酒,感觉没有离河曲太远。人关键的选择只有一次。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中秋节又忆家乡的隩州黄酒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陈月书散文:我的艾蒿情结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