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包澄洁评贾德义《北方两句头》:史诗般的口头传承道的是我们的根和魂

2019-12-02 14:40:47 来源:忻州日报文化旅游周刊 作者:包澄洁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我和贾德义先生有两面之交,一次是2012年8月在内蒙古包头市关于“二人台保护发展研讨会”上;一次是同年10月在“河曲二人台艺术节”理论研讨会上。因我少年时在范亭中学读过三年书,又对河曲民歌有着强烈感性认识且一直不忘,所以我们成了好友。三秦出版社2017年7月出版的《北方两句头》寄来,是他第二次赠书给我。刚刚收到书,就接到他从河曲来的电话,要我写一篇书评,这是朋友之间的信赖。他大我两岁,习惯按传统算法虚两岁,告诉我他是八十老人,我是小弟,必须“听命”。

  我和贾德义先生有两面之交,一次是2012年8月在内蒙古包头市关于“二人台保护发展研讨会”上;一次是同年10月在“河曲二人台艺术节”理论研讨会上。因我少年时在范亭中学读过三年书,又对河曲民歌有着强烈感性认识且一直不忘,所以我们成了好友。三秦出版社2017年7月出版的《北方两句头》寄来,是他第二次赠书给我。刚刚收到书,就接到他从河曲来的电话,要我写一篇书评,这是朋友之间的信赖。他大我两岁,习惯按传统算法虚两岁,告诉我他是八十老人,我是小弟,必须“听命”。

  贾德义先生自幼随父在鼓乐班吹唢呐谋生,少年考取五寨师范,毕业后当了音乐教师。青年时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县里不放他走,要把人才留在河曲,听说他当过文化局长、管过群众文化馆,干了一辈子群众文化。这个生下来就遨游在“山曲儿”“二人台”的民间音乐家,被《北方两句头》代序的作者张敬民先生称为“歌癫”,是为家乡民歌癫狂者。现在他是河曲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国家级代表传承人。《北方两句头》的出版,是“歌癫”的杰作,是国家级代表传承人献给祖国的答卷。

  贾德义先生以朴素真挚的情感,用50多年的光阴,坚持不懈地把听到、见到的,晋北、陕北、内蒙古民众中广为流传的山曲儿记录了下来。歌词从古代到现代,主题始终就是人世的情与爱,但角度又不同,因此它使人世间的情爱变得鲜活丰富起来。它记录下来的是我们北方先祖的生存史、文化史,以及农耕时代北方百姓的人生观、艺术观。他在本民歌集“后记”中说:“更有一些山曲儿一直装在乡间歌手的脑子里,在情浓时才唱出来……我50多年前深入乡下,采集到一些不为人知的山曲儿,过去因认识所限,未把它刊印出来,于是我在《北方两句头》一书里选用了一些‘灰调’,这些‘灰调’较已经出版的图书中收录的‘酸曲儿’更为真实鲜活。”我仔细地拜读了这些“灰调”,完全同意他的做法,“灰调”的“灰”山西话作“赖”讲,“赖人”称“灰人”,“赖鬼”称“灰鬼”,“赖调”也就称作“灰调”了。他前面说的“过去因认识所限”,我想指的是1949年以后大家广泛采取的,对传统文化的认知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为原则,而自觉地把“灰调”隐去了。然而作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要保护的,正应该是这口口相传的、从百姓心里流淌出来的最典型、最具代表性的山曲儿,这当然要包括“灰调”,它们是一个整体。因为任何时代的文化,都不可能只是一个声音,一定是“百花齐放”的局面,为此“非遗”保护的完整性就非常必要了。贾德义先生编成的长篇巨制,无疑是最典型的、完整的“非遗保护”成果,他让我们清楚地知道了我们是谁,我们先祖最真实的生存状态,他们的奋斗、他们的爱憎,这些山曲儿把先辈们的所思所想一代代传给了今天的我们。远古的歌声唱的是我们的“根”,张扬的是我们祖先的“魂”。现实中的歌声则让我们在感受着现在和过去不一样的生活的时候,懂得要留住“根”,张扬“魂”。

  “北方两句头”不是流行于全国长短句结构的明清俗曲,它是我国北方民歌中独立的一支,在河曲习称“山曲儿”、内蒙古称“爬山调”、陕北又称“信天游”,它们的统称是“民歌”,全称“民间歌曲”。为什么称河曲民歌为“两句头”?因为它的曲词基本结构为上下两句体,上句起兴,下句表情,常常一对上下句就可以道出歌唱者的真情,以及逼真地向人们展示出那真实的生活画面。如“羊肚肚手巾三道道蓝,妹妹罩上多好看。你在山圪梁梁上,哥哥我在川,隔山隔水哥哥瞭不见。瞭见那山圪梁梁瞭不见人,泪蛋蛋打得哥哥心嘴嘴疼。”唱的是黄土高原上被沟壑相隔的一对热恋中的男女,想见见不到的那个心境表达得非常得体,山曲儿是用来唱的,却饱含着人生的诗情、画意。“两句头”曲词多寡自如,一只曲子一般由四五对上下句构成,多是唱情者;也有叙事体曲子会长一些,长至十几对上下句。民歌是用来抒情的,叙事体的民歌也是在抒情基调上的叙事,在这一点上它与曲艺中的唱是有很大区别的。

  《北方两句头》内容反映的是人们生活的许多面,在歌声里倾注的都是人们的真性情。

  其一、强烈的情感宣泄,时而含蓄时而深沉。如“山在水在石头在,人家都在你不在。”你可以通过这两句词,感受那被思念煎熬的灵魂。时而豪放却又充满了野性,如“听见哥哥唱上来,热身子扑在冷窗台。”说的是妹妹听见哥哥的歌声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压抑许久的思念瞬间释放,有了“热身子扑在冷窗台”的画面,这由热向冷的一扑,告诉我们的又是怎样的一个“情”字!而诙谐与幽默在情歌中,更占据重要的位置。如“想亲亲想得我手腕腕软,拿起了筷子端不起这碗。想亲亲想得我心花花乱,煮饺子下了一锅山药蛋。想你呀想你呀实在想你,三天哥哥没吃了一粒米。茴子白卷心心十八九层,妹妹你爱不爱这受苦人。”都是把相互的思念由沉重变得轻松起来。

  其二、苦难是山曲儿倾诉的主要对象,不同时代人们面临的是不同的困扰,也就有了不同主题的民歌。比如,对旧时代的童养媳制度的控诉:“石岩畔上长的苗老苦菜,童养媳男人不心爱。几岁上童养媳不大大,公婆打来男人骂。大姑子大小姑子小,童养媳伺候人家正好好。高一碗送低一碗端,轮到嘎吃就空了碗。”我觉得这是许多童养媳诉苦的最具代表性的一首。她们有苦,无人可以倾诉,就编成了歌,发泄心中的痛。这些山曲儿是对田野中人们生活最直接的记录,对此贾

  德义先生在《北方两句头》的“前言”中论述如下:“只有这样,河曲人民才能在这块十年九旱贫瘠土地上生存到今天,他们无论是到内蒙草原去耕种,还是去陕西沙漠去垦荒,都是以山歌为精神支柱,在这种力量的支撑下,大大增强了与灾害抗争的坚定信念,最终寻到了生存的归宿。”我想这就是山曲儿的力量。

  其三、时代在变山曲儿也在变。1949年后,颁布了婚姻法,山曲儿随着起了变化,如“封建社会把人卡,新社会娶老婆由了咱。红花数不过牡丹红,心爱男人自己寻。”其实在现代社会,婚姻观在农村已发生很大的变化,对过去的感性情爱强调得少了,人们更多了理性的追求,如“满坡的桃花嫩脸脸红,万秀是万沙的‘一百分’……军人干部你不要,落榜秀才有甚好?冰块甩进热油锅,一句话刺得二秀动了火。自己爱人自己跟,用不着别人瞎操心。”当社会上普遍认同农村娃嫁给军人、干部,是改变自己命运唯一出路的时候,姑娘还是选择了自己的真爱,尽管是个落榜的“秀才”。说明山村人自有山村人的道德底线,她坚定地相信有爱情的婚姻,而非只有物质的婚姻。山曲儿中对新农村的赞美,又记录着人们美好生活的变化。如“甜瓜瓜金黄棉朵朵白,丰收景招我进山来……村前村后果儿香,一座座小二楼电灯亮。荒山坡变成金块块,都是咱农民巧手手栽”。时代在变,生活在变,人在变,山曲儿也在变。

  其四、山曲儿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一个最主要的理由就是,它在这一地域,是歌舞、曲艺、戏曲艺术生成发展的母体。最有代表性的《走西口》就先后有民歌的版本、曲艺的版本、戏曲的版本,民歌是后者的根儿。

  这厚重的文化传承史,让我们对明天的生活充满着自信,也正是我们祖先唱着这山曲儿战天斗地繁衍生息,生活才进入到了今天这个时代,轮到我们用山曲儿唱出我们的心声了,要唱好它,传承下去,我觉得这就是《北方两句头》的全部意义所在。正如原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在关于制定《非物质遗产法》的讲话中说:“非物质文化遗产深深植根于民间,世代传承于人民的生产生活之中,与生产生活息息相关,和积淀于人们心中的文化印记紧密相连,蕴含着民族文化的精华,体现了中华民族薪火相传、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这个论断是完全符合实际的全面的概括,史诗般的《北方两句头》就是这种民族精神的完美呈现。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黄河九曲是吾乡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