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李永智散文:乡村赶集

2019-12-26 14:37:28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特约撰稿人 李永智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说起赶集,大概在农村从小长大的孩子都有印象,就是十里八乡的人们,在固定的某一天,不约而同赶到同一个地方一起购物、或进行物资交流。据史料记载,集市起源于史前时期人们的聚集交易,在中外都有悠久的历史。一个地方的集市不但有当地的土特产,还反应了很多本土民俗风貌的东西。

  河曲视窗网特稿(特约撰稿人 李永智)说起赶集,大概在农村从小长大的孩子都有印象,就是十里八乡的人们,在固定的某一天,不约而同赶到同一个地方一起购物、或进行物资交流。据史料记载,集市起源于史前时期人们的聚集交易,在中外都有悠久的历史。一个地方的集市不但有当地的土特产,还反应了很多本土民俗风貌的东西。

  赶集的地点,一般多在交通便利、位居中心的乡镇所在地或乡村庙会举办点设立。赶集日的设定,是随着区域经济的发展和农村的需要,由政府引导而渐渐孕育成熟发展起来的,少数是古时候流传下来的。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是我国农村经济转型和快速发展的重要时期,赶集已成为很多人的童年回忆,集市也随之发生变化。

  一

  我记得第一次赶集,是在家乡沙泉。沙泉是我县五大集镇之一,它的赶集日的确立,除了以上因素,更得益于有一个开放的政府。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沙泉乡在全县率先推广“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助推经济的发展并设定每月“逢三”为赶集日。沙泉离我的老家有二十华里路程,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赶集也是我人生第一次开眼界。人们出行的方式有多种多样,有牲口拉的小平车,还有骑牲口、等班车、搭顺风车以及步行的,家庭经济条件好的,也有买自行车骑的。一大早,人们精心打扮一番,收拾行囊,有说有笑,从四面八方急急匆匆赶来。

  那个时候的农村赶集,最壮观的场面是进行牲口的买卖交易。南北两山和朱家川河一道川的农民,牵着自己的牛、驴、骡、马等大牲畜来到集市上,聚在一起,牲畜看到这样的大场面,也显得特别兴奋。时而手舞足蹈、时而昂首叫声四起,好像是在参加一场盛大的歌舞比赛,又时而窃窃私语、时而交头接耳,好像在交流演出心得一般,一幅“百畜欢歌”的集日图画跃然纸上。集市上也少不小猪仔、大白兔、羊以及自产的土鸡蛋等。买卖牲口的人在牲口中来回穿梭,摩肩接踵,用一双鹰一样犀利的眼神,环顾四周,不断寻找自己的“猎物”,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买牲口,外观看品相,身高、毛色、走步;实用看牙口,通过牙齿就能判断年龄大小,是否经年。若有人相看中哪一个牲口,便会有一位手里拿着系红缨鞭子的人主动跟过来搭讪,一只手在衣襟或袖筒掩盖下,在买主和卖主之间来回撺掇,根据手语出的数进行激烈的讨价还价。据说这是一种民间职业,其标志就是执业者手里拿着鞭子,行内有很高的威望,既能说会道,又识牲口。撮合买卖双方成交,不靠语言靠“摸手谈价”、也叫“袖里吞金”,行内管这种人叫“牙子”,山里人也叫“乔牙子”。实际上和现在负责明星大腕演出事务的经纪人差不多,乔牙子只是帮助买卖牲口的经纪人罢了。执业中,他们除了“摸手谈价”,还配合着行业暗语,脸上的表情也跟着或喜笑颜开、或沉思不语,一桩买卖往往要经过数个回合才能搞定,哪个认真劲,远远比人大代表选乡长要慎重的多。买卖的人都不好意思直接说价钱,也怕其他人听到“露底”,坏了行情,这种职业便应运而生。

  据说,农村牲口交易“摸手谈价”一直延续至今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是祖先留给我们一笔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既是劳动人民智慧的成果,又有着它的不可替代性,是民间一种粗放的经贸活动。除了交易大小牲畜,男人们顺便购买些农业生产资料,挑选几把好用的锄、镰、撅、锹、杄、杈等农具,购买一些种子、地膜、农药等农资回去。妇女们主要在供销社和糖酒副食门市置办些针头线脑和日常用品。

  赶集也是农村青年男女争相参加的一项活动,那时农村文化娱乐少,能买得起电视机的庄户人基本没有。人们除了通过读报纸、听广播获取外面世界的消息外,其次靠赶集、赶庙会、看唱戏和看电影等渠道接收一些新鲜信息。男女之间借助这些少有的公众活动联络感情、增进友谊,也有许多年轻人擦出爱的火花,几集赶下来,爱情的种子迅速膨胀,成就了一桩好姻缘。孩子们那个时候,也只能买些糖果、饼干等。这些活动构成了八十年代农村赶集的主旋律。

  二

  赶集,在河曲最有名的是巡镇大集,农历逢三、逢八,隔五天赶一集,在整个晋陕蒙三省交界地区很有名气。在那个时候,可直接辐射县内的鹿固、寺也、旧县、社梁、沙坪、五花城、城关等乡镇,往远点说还有府谷、准旗、保德、五寨、偏关等县。我九十年代初参加工作的第一站是巡镇,工作之余我经常约上二、三人,徜徉在巡镇的街道上,领略着农村集市的繁华,感受着古镇的沧桑巨变。

  这里是河曲第二大乡镇,曾经是河曲的旧县城所在地,古称巡检司,有“得马水关”的称谓,是历史上的水旱码头。有诗曰:一年四季流莺转,百货如云瘦马驼。描写的便是昔日巡镇、城关一带黄河码头上的繁华盛景,南来的、北往的物资都要在这里停留中转,中原文化和草原文化在这里碰撞交融。

  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物质比较丰富了,赶集也不断赋予了新的内涵,形成农村农副产品和城市小商品交流的集散地。在农机推广步伐不断加快中,牲畜交易量变得越来越少,大有逼迫无奈渐渐退出历史舞台的趋势。人们出行非常便利,有的乘坐小面的、有的骑着摩托车、有的自己驾驶着三四轮车、农用车拉着自产的农副产品,浩浩荡荡开赴巡镇集市。

  市面上,大人们领着小孩围在玩具摊位前精挑细选;妇女们三五成群、结伴而行,一会儿在商场、超市、门店鱼贯而入、相拥而出,一会儿在各个流动摊点前转来转去、指指点点;老年人蹒跚走来,步伐缓慢,东张西望,然后掂起一件商品仔细端详;靓妹们进入服装摊位内,用挑剔的眼光搜寻着什么。那些迎风招展挂着各类招牌的摊点,有镶牙的、修表的、钉鞋的、理发的、钉锅的、修自行车的等等,每到一处都围着一大圈人,摊主们各自施展着自己的手艺或绝活,显然是经见过大世面。中午时分,小吃摊点上的叫卖声好像提高了分贝似的,“谁吃这个凉碗托来”、“喝羊杂割来”等叫卖声,一声压过一声,一浪高过一浪,碗托、盐干烙、麻花、猪肘子、灌肠、羊杂割等当地小吃应有尽有,有许多人聚在小摊上,顺便点几个小吃就着白酒、啤酒,吆五喝六美美地吃起来,一顿午饭就这样打发掉了。

  岁月刷新了人们昔日的本土消费观念,开始追求品味、档次和质量,使得我们甚至忘记了过去的艰难与寒酸,甩掉了农村人固有的节俭与朴素,攀比与奢侈充斥着生活在喧嚣尘世中的人们。农村集市上的商品也与时俱进,潮流风越刮越大。

  三

  近年我在家乡工作,曾邀请邻近乡镇的几个弟兄,赶过一次我村的村集。我村赶集日的设立是以村委会牵头的,在全县农村可能是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这让他们大吃一惊,赶集当天,吆喝声、叫卖声、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来到这儿的人们,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情,也有着各自的目的,大多是方圆几十里的父老乡亲,来赶集、看戏和拜佛的乡亲们混杂在一起,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村里集市上卖的东西,和大集镇卖的几乎完全一样。当初开集,怕集市开不起来,村干部也动了许多脑筋。针对小商贩,村委会出台了三项优惠政策:凡是开车来的一律给予免费加油,一律免费给吃中午饭,一律免除摊位费。

  我村赶集的设想,由来已久。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父亲村里当支书的时候提出并尝试过,开集通告还是我写的。当时周边县都贴了通告,红红火火唱了几台戏,开了两集,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把集开起来,这也成为父亲的心结。我后来给父亲开导,还是当时条件不具备,经济发展、市场孕育、购买能力、群众观念都没有达到开集的条件。

  进入新世纪,我们村里土生土长的大学生村官贾晋杰,顺势而为,在我们李家沟一个三百多口人的小山村,破天荒的开集了,集日为每月农历的初一和十五日。我村的赶集日,巧妙地把村里道教旅游、庙会文化与集市开发整体统筹,让乡亲们在拜佛、看戏的同时,实现物资交流和自由购物。这大概是当今农村赶集的升级版吧!

  我村赶集不同于其它集市,因有“保宁寺”这个全县最大的道教场所,因寺兴市,给周边父老乡亲推销农副产品和购物带来极大的便利,还带动了炮竹香火市场的生意,专门从事炮竹香火买卖的农户就有十来户,一年下来,收入也比较可观。

  农民喜欢赶集、愿意在集市上购买东西,是因为他们相信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这是由农村传统风俗所决定的。随着时代的变化,集市也在改变。商品经济的载体发生了转变,其内容更加贴近人们的需求。农村的集市贸易也进入了互联网时代,商品的流通交易赋予更新的内容。唯一不变的,是农民对赶集的那份情感和诚信交易的做人原则!

  小小农村集市的变迁,见证了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农村经济发展取得的累累硕果,也折射出农村的巨大变化。

  国家富强了,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



河曲李永智散文:乡村赶集



河曲李永智散文:乡村赶集


河曲李永智散文:乡村赶集

  (责任编辑:窦占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县实验小学举行迎新年歌咏比赛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