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那暖暖的的红色小轿车

2019-12-02 14:29:23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通讯员 刘凤珍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一晃几年过去了,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常常闪烁着“亮光",出现在我眼前,指引我携带正能量前进,做个与人为善,帮助弱势群体的人。

  河曲视窗网特稿:(通讯员 刘凤珍) 一晃几年过去了,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常常闪烁着“亮光",出现在我眼前,指引我携带正能量前进,做个与人为善,帮助弱势群体的人。

  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春节刚过,母亲得了一场重病,去省城医院经放射、B超、胃镜、核磁共振等综合检查后,是良性肝血管瘤,医生说:“是良性,与遗传有关,有的是先天性的,有的是生气形成的。”医生建议保守治疗,只作定期体检观察,放松心情,暂无大碍。我和母亲终于松了一气,就带着母亲回家静养。

  平日里,我忙于教书,忽略了母亲,等一段时间后去看她,发现母亲少吃少喝,病得更严重了,就到县城医院住院医治。医生检查是心肌炎,这让我们又陷入了无限痛苦的深渊中,输了半个月液体不见好转,医生建议做常规化验和防疫化验。化验结果出来后出人意料,原来母亲的心肌炎竟然是感染了布鲁氏菌(俗话称羊病)引起的,因家中喂养羊引起的,这下全家人又松了一口气,想着从羊病下手治疗,病应该能好。这下母亲也精神了许多。又输了几天液体,母亲的心率基本正常,也能下地走路了,医生建议到临近的内蒙古呼和浩特市防疫医院接受治疗。

  这时候大年刚过,道路上的积雪还未融化,天气阴沉沉、冷飕飕的,寒气逼人。我们来到车站,由于路况不佳,雇一辆岀租车的价格上涨,约一千元左右,我和父亲有点作难。母亲说,坐大巴车也行,何必花那个冤枉钱?看到母亲能够正常走路,和人有说有笑的,没有医学常识的我和父亲就带母亲坐上了大巴车,前往呼市防役医院。

  行驶了一小时后,坐在我和父亲中间的母亲突然两眼一翻,晕厥过去。我和父亲顿时大声惊叫起来,车内也一片混乱,还有人站起来伸长脖子往这边看。此时,司机高声大骂起来:“有病的人还坐大巴?没头没脑,想死吗?快快下车!”惊得六神无主的我顿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老实巴交的父亲也没了法子,抱起母亲准备下车。

  这时候,车内一位年青妇女拨通了她老公的电话,让我们下车后在路旁等待,说她老公会护送我们去医院。十分钟后,一辆红色小轿车如约而至。此刻母亲稍有意识,一位穿着蓝色西服的年青男子打开车门,帮我们把母亲扶上车。大约半小时后,我们来到薛家湾医院。由于当时心情极度惊恐,也忙于配合医生给母亲做心脏复苏、吸气、按揉,连那辆红色小轿车不知什么时候走了,我们也不知道,甚至连句道谢的话也没有说。后来仔细回想,甚至连那夫妻俩的面容、名字也没根本没记清楚,只有那辆红色的小轿车,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头……

  母亲在那天还是没有被抢救过来,当天就离我们而去了。我哭得昏天黑地,也换不回母亲的生命。对医学常识盲知的我由于没有雇救护车护送母亲看病,而让母亲早离人世,这是我一生的罪过,至今想起来让我依然悲痛欲绝。在被大巴车抛弃的时候,我曾经那么绝望,那么愤怒,可那对不知名的夫妻,那一辆红色小轿车,至今如一颗启明星一样,常常闪烁在我眼前,让我感受到了人与人之间的温暖。

  (责任编辑:王敏)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一男子二次酒驾被重严惩处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