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老家古庙会:留在脑回间的民间文化盛宴

2020-02-03 10:26:10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特约撰稿人 李永智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拂去岁月的风尘,揭开天地间时光的容器,重回儿时曾经的赶庙会光阴,感悟远去的人生,勾起我对过往赶庙会场景的一幕幕回忆。

  河曲视窗网(特约撰稿人 李永智) 拂去岁月的风尘,揭开天地间时光的容器,重回儿时曾经的赶庙会光阴,感悟远去的人生,勾起我对过往赶庙会场景的一幕幕回忆。

  走进晋西北的梁梁峁峁,沟沟岔岔,你会发现每走进一个村落,大多都有一座庙宇,有的村庄有好几座。有龙王庙、关公庙、土地庙、娘娘庙、祖师庙等等,当然寺庙有大有小,老百姓信奉的也有道教、佛教等不同宗教派别。庙会的时间大多在农历正月十五日、二月二日,三月十五日、四月八日、五月十三日,七月十五日,九月九日等等,一年四季,庙会不断。那些年,那些人,赶了不少庙会,大多如过眼云烟被黄土高坡上的西北风吹散,只有老家的古庙会,有如沙里淘金,蜗居在大脑的沟回,挥之不去,那些庙会期间发生的事儿一直留在心底。

  我村的古庙会,由来已久,可以说名扬晋陕蒙三省区八旗县,庙里供奉的神圣是“八龙爷”,属我国本土教道教,传播的思想是老子的《道德经》,在周边老百姓的心目中有着相当高的位置。古庙会,从我记事时起就一直举办着,是十里八乡人们心目中最盛大的活动,传承至今,经久不衰。随着时代变迁,不断赋予新的内涵。但那些悄悄划过记忆的流萤,没有随岁月流逝,反而历久弥新。

  说起古庙会,应该既有庙,又有会,我村的庙会求神和唱戏都有,是人们通常说的正儿八经“赶庙会”;如果只唱戏,没有庙,只能算作“赶会”。听老年人说,我村的庙始建于古代,从庙前立的两块古碑来看,都属于清朝重修的碑记,具体建庙的历史还在这之前,有待深入挖掘考究。古寺庙和古戏台相配套,都建在老家的庙圪旦上,均毁于文化大革命破“四旧”时期。村里高人以“狸猫换太子”的方式,冒死把供奉的“八龙爷”塑像真身置换保留下来,流传至今,每年农历的三月十五日和十月初一为传统的古庙会。“八龙爷”的来历,祖辈上有一个口口相传的美丽的传说,老百姓朝拜神灵,寄托着人们对大自然的期盼和美好生活的向往!

  赶庙会,旧时只是求神拜佛、祈福纳祥,走亲访友、增进友谊,看戏教化、文化交流。如今除此之外,随着农村经济的飞速发展,庙会成为农村物资交流、科普宣传、民俗展示、风味小吃品尝的一个综合性农村文化盛宴。每年虽然要举办两次,大人小孩都非常期盼。在他们心目中,不亚于城里人每年过的“元宵节”和西方国家的“圣诞节”隆重。

  过去村里唱戏当然要搭台子,村干部吆喝几个平时力气大的小伙子,花费两三天的时间才能搭好。那时唱戏也没有电,开始用棉花团成球状,用铁丝缠绕吊起,蘸柴油点灯照明,每隔一会儿有专人要将棉球在柴油里蘸一下,一个晚上要蘸数次,这样才能保证一场演出的正常进行。这种照明方式,总是忽明忽暗,看不清楚人的五官表情,生旦净末丑不管什么角色,都是一个脸色“黑脸”。后来还是先进了,大多数像样的剧团都有汽灯,省了很多事。大人们搭台的时候,引得山村里许多孩子来围观,为了安全起见,大人们撵的不让在跟前。等戏台搭好了,第一台“戏”,往往是我们一群孩子登台演出,学着戏剧里的人物,摆开阵势,吼吼喊喊、打打杀杀,好不热闹。有一句话说的好:“人生如戏”。戏曲大舞台,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舞台是永久的,角色随戏而变,酸甜苦辣、喜怒哀乐都得尝遍,春夏秋冬、日月星辰都得经历,也许这样的人生才称得上有阅历。

  上世纪八十年代,村里盖起了戏台,由于受当时集体经济条件的制约,场所渐渐满足不了人们的需求。进入新世纪,与“八龙爷”庙遥相呼应,又新建了戏台。舞台敞亮多了,场地扩大数倍。演戏的舞台能完全施展开拳脚,看戏的再也不用因拥挤引发打架斗殴事件。昔日,农村唱戏打架是司空见惯的事,原因很简单,大多是因人多互相碰撞而引发的;或因小偷出没,被发现,引起群众公愤而激发;也有因男女挑逗触碰底限,双方大打出手;最吓人的是,在山梁上聚众赌博,有艺高胆大的偶尔也有玩假露陷的时候,发生群殴事件,山南海北的人打在一起。所以,每年古庙会期间,乡派出所要加强治安,帮助维持秩序。

  改革开放后,百废待兴,一切都换发出了生机和活力。随着农村生产力的大解放,生产要素的激活,农村经济日趋繁荣,老百姓对精神文化追求也越来越强烈,适应天时,顺应民意,我们李家沟和相邻新窑、涧沟子三村几位热心道教文化的长者,四处奔走相告,以民间自发组织,修建恢复了“八龙爷”庙。时至今日,“八龙爷”声名远扬,恩泽四方,来求神拜佛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香火旺盛。因庙宇年久失修,且场所狭小。己亥年春天,村里民间,为进一步弘扬道教文化,打造乡村旅游,繁荣市场经济,助力乡村振兴,又在原址重新修建了庙宇正殿。整体建筑风格,采用仿古建筑,分为上下两层结构,殿内外壁画,彩绘的是道教尊崇的“二十四孝”图。大殿座北朝南,宝相庄严,雕梁画栋,斗拱飞檐,气势恢宏,蔚为壮观。“八龙爷”庙,从建筑艺术到彩绘风格与神圣主题鲜明,思想合一,给人一种浑然一体的感觉,在周边地区,就单体建筑也是数一数二。

  每逢古庙会,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涌到李家沟村,要完成的头等大事就是上庙敬神。全家人相互挽着拾级而上,青年男女手牵手肩并肩嬉笑而来,老人们在儿女们搀扶下吃力走着,小孩子活蹦乱跳,早已冲在前边,率先到达神殿门口,一个人把一颗小脑袋伸进去张望,犹豫不决,等待大人们的到来。准备跨入神殿的人们,整理一下衣冠,步履稳健、举止文雅,大有古代文武百官上朝觐见皇帝的样子。摆供、响炮、上香、敬裱、叩首、作揖是一套完整的敬神礼仪流程,中间还伴着“铛——铛——铛”敲击罄的金属声,清脆而又悠长,余音绕梁,非常优美。每个人的动作不一定规范统一,但心灵是虔诚的。有的祈福、有的求财、有的问事、有的还愿等等。庙外,炮声不断、锣鼓喧天、人声鼎沸;庙里,烟雾缭绕、香气扑鼻醉人,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人神共处一室,面面相觑,自然心有灵犀一点通。走出神殿的人们,个个精神饱满、意气风发,脖子上带着一撮长命红绳,趋吉避凶,保佑一年平安。还有的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嘴里念念有词,拿起签桶,举过头顶,摇上一签,才肯放心离开。芸芸众生,如沧海一粟。我们都是大自然中的普通一员,对这些香客一颗虔诚的心无可怀疑,更无可厚非,但宇宙万物,日月轮回,道法自然,自有法则。

  上罢香,叩过头。大家都精神了许多,走起路来抖擞多了,说起话来也客气了。经过一番心灵的洗礼,思想的升华,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有的成双成对、也有三五结伴同行的,面带笑容顺着一条沟赶往又一个繁华热闹的地方,当然是看戏。一入戏场,看到两边早已被小商小贩占据了,老戏迷们也已经抢到了戏台前边的地方,看戏的人已经来了许多。唱戏的每到一处都要张贴海报,每天更换一次。过去演出有本土传统的道情《九件衣》、《刘全进瓜》、《夜宿花亭》、《白玉楼》等,二人台《走西口》、《卖菜》、《挂红灯》、《小寡妇上坟》等,晋剧《金水桥》、《金沙滩》、《陈世美》、《打金枝》等,现在除了这些,还有北路梆子、河南豫剧、现代歌舞等等。

  小时候看戏,最吸引孩子们的是那些奇异的戏剧服饰,武将的护背旗和长长的雉鸡翎,花旦的凤冠,还有丑角的花脸。那时我喜欢挨着大人们看戏,别看都是农民,道起古今来,真还是滔滔不绝、绘声绘色。所以,我从小对戏曲情有独钟,除了对脸谱、服饰、道具、唱腔等感兴趣外,更主要是内容情节引人入胜,思想积极向上。无论是演绎一个小家庭的生产、生活以及爱情故事,还是大到一个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等大事,父老乡亲们从中受益匪浅,逐渐在潜移默化中形成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它的教化作用最后积淀成文化的块垒——乡风文明,由此一代代传承下去。难怪父老乡亲喜欢它,这大概是戏曲艺术经久昌盛不衰的魅力所在吧!

  与戏场紧挨着的,是村里近年培育发展起来的新集市,主要以服务“三农”为主,每月初一、十五为赶集日,也是上庙日。每到赶庙会,人显得特别多,求神的、看戏的、赶集的人们混杂在一起。所以集市上卖的东西,远比过去品种齐全,一年四季,按农村需求卖着不同的必需品。庄户人种地不可缺少的种子、地膜、肥料、农药等样样俱全,老百姓日常生活用品服装鞋帽、水果蔬菜等应有尽有,地方风味小吃碗托、凉粉、羊杂割、麻花、点心、纽丝饼让人不自觉地流口水,卖棉花糖的、冰淇凌的、烤香肠的,吹气球的、打气枪的等小摊前人气最旺,挤满了孩子们。一条小沟仿佛被人流、车流、物流充斥着,难以动弹。人烟吵闹、车水马龙,一派繁荣的景象。最受父老乡亲青睐的是科普惠农,新技术、新肥料、新种子、新农机宣传特别接地气,新一代的农民是重知识、懂科技的新型农民。小摊上各种民俗工艺品小挂件,形态各异,内容丰富,凝聚了国人的大智慧,饰品上“好人一生平安”、“招财进宝”、“吉祥如意”等祝福的话语,正是对老百姓新生活的最好注解。

  近年来,老家和着国家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步伐正款款走来,谁说农村只写满了乡愁,从老家古庙会的变迁,所展现的是一幅即将迈向小康生活的美丽画卷。

  家乡古庙会,承载着一顿顿美味的乡村文化盛宴,散发着一股股浓郁的乡风、乡俗、乡情!百年传承,世代绵延,让人挥之不去,神往而陶醉!


老家古庙会:留在脑回间的民间文化盛宴


老家古庙会:留在脑回间的民间文化盛宴

 (责任编辑:窦占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网络述年】儿时过年的故事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