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赵来存散文:小巷人家

2020-03-09 15:50:41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赵来存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在我家老院子的周边,是三条小巷,大门西面的小巷叫屠坊巷,西头连着满洲营,大门东面的小巷叫磨坊巷,东头连着县城人人皆知的臭水圪卜;而大门对面通往南关街的小巷叫毡坊巷。三条巷子长度均在百十米左右,且相连相通,均以巷内有本行业的作坊而成周边居民的习惯称谓。小巷存在了多少年,没人能说得清。我家住在小巷的交叉口上,三条巷子以及小巷中的住户是我永远抹不去的记忆。

  在我家老院子的周边,是三条小巷,大门西面的小巷叫屠坊巷,西头连着满洲营,大门东面的小巷叫磨坊巷,东头连着县城人人皆知的臭水圪卜;而大门对面通往南关街的小巷叫毡坊巷。三条巷子长度均在百十米左右,且相连相通,均以巷内有本行业的作坊而成周边居民的习惯称谓。小巷存在了多少年,没人能说得清。我家住在小巷的交叉口上,三条巷子以及小巷中的住户是我永远抹不去的记忆。

  上世纪五十年代前,三条巷子及周边总共也不过住着二十余户人家,十几个姓氏,即康、周、钱、邬、郝、何、赵、韩、贾张、许、刘、樊、贺、侯(其中有一姓两户、三户)。他们绝大多数是手工业生产者,也就是俗称的“手工艺匠”。亦工亦农,亦工亦商;农忙种地,农闲务工经商。原料自采,产品自销。经营项目五花八门。经营方式前店后厂,家庭经营为主。其中康姓的羊毛口袋,钱姓的熟肉制品,贾姓的豆面,刘姓的铁制农具用具,为人所称道。也有农忙务农,农闲帮工或推车挑担的。总而言之,小巷中人凭着自己微薄的资本或一技之长,维持着一家人的生活。

  1955年到1956年,国家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巷内居民中的从业人员,一部分进入国家的商业公司,成为公司职员,一部分参加了各自行业的手工业合作社,也有一部分全家加入到所在村的农业生产合作社,巷内作坊的生产经营全部消失。此后,随着岁月的流淌,小巷居民中的子弟,除了上学、参军外,大多循着父兄的足迹,参加到各自部门行业的生产经营活动中,兄弟同业、子承父业,成为巷内居民的从业特点。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国家实行改革开放的政策,原来在生产队务农的小巷居民率先冲破牢笼,告别大锅饭,在种好自己的口粮田、责任田的同时,开动脑筋,迈开步伐,奋力致富奔小康。他们中有的在人流量大的路边建起了商业门店;有的在自家院内搞起了养殖或家畜贩运屠宰;也有的利用自家院内空房开办了作坊,重操旧业。还有的见缝插针,利用自身条件,走南闯北,搞活流通。上世纪九十年代后,随着国家加快深化企业改革的步伐,小巷中的工商企业职工不等不靠,转换思路,也找到了适合自己生存发展的道路,小巷居民的生活逐步得到了改善。

  小巷居民,尽管所从事的职业不同,生活条件有差别,但都是忠厚、善良之人。他们安分守己、奉公守法、家庭和睦、积极向上,几十年来未见不良之人,不法之徒。邻里之间团结、友爱、互助。特别令小巷居民感到骄傲和自豪的是著名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公安部毒物鉴定专家刘耀,原山西省军区后勤部长的韩连厚大校,都曾是在这些小巷中出生并渡过了他们的青少年时代。

  当年小巷内居民住房都是几百年前的老房子,土木结构,东倒西歪,破破烂烂,墙面脱落甚至坍塌现象随处可见。院墙很多都是用半截砖砌成的。有的一所院子内住着几户人家,拥挤不堪。露天厕所,院内有,巷内有,很不雅观。住室内一个灶台,一副土坑,一两件旧木质家具即是全部家当。巷内院落,朝向不一,排列不齐。还有不少废墟和空地,道路也不平整。上世纪八十年代后,随着人口的增长,经济的好转,小巷居民逐步清除了巷子周边的破砖烂瓦,填平了坑坑洼洼,建起了新院,部分旧房也进行了翻新改造,小巷面貌有了改变。

  进入本世纪,顺应小巷居民对进一步改善住房条件的愿望,有包头籍人士率先在磨坊巷一带搞房地产开发,建起了住宅小区。近几年又有本地开发商将毡房巷、屠坊巷及周边全部改造为高层住宅小区。至此,三条巷子居民除一部分拿到经济补偿另择住所外,绝大部分就地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新楼房,周边环境得到改善,旧貌变新颜。

  如今,小巷消失了,小巷居民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赵来存)

(责任编辑:窦占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教师亢秀萍:草木吐翠春来早 暖阳普照山河绿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