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王江鸿散文:在青草坡读书

2020-04-22 08:24:04 来源:山西晚报 作者:王江鸿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王江鸿:1973年2月出生,河曲县曲峪人。1997年山西师范大学中文专业毕业,现就职于河曲中学。本人性淡近文,从小热爱艺术:喜欢唱歌,是“有名”的校园歌手,也爱涂鸦,间或摄影,偶尔也出入墨池学书,闲暇时也是一位热情的驴友。作为一位爱码字的中年大叔,写作题材较为广泛,新闻、散文、诗歌、小说均有涉猎。

  作者素描:王江鸿:1973年2月出生,河曲县曲峪人。1997年山西师范大学中文专业毕业,现就职于河曲中学。本人性淡近文,从小热爱艺术:喜欢唱歌,是“有名”的校园歌手,也爱涂鸦,间或摄影,偶尔也出入墨池学书,闲暇时也是一位热情的驴友。作为一位爱码字的中年大叔,写作题材较为广泛,新闻、散文、诗歌、小说均有涉猎。

  今年的春天很不一般,宅在家里抗疫,读了很多书。放眼窗外,满眼皆绿,我想起了自己少年时代在老家青草坡上读书的情景,那也是一个春天。

  那时候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当时收音机里正说评书《呼延庆打擂》,那些扑朔迷离的故事情节吸引着我。为了过足瘾,我偷偷把钱省下来,一咬牙,在镇里书店买了一本。心里害怕母亲看见没收,于是就钻到山林里的青草坡上细细品读。开始读的时候,还生怕读得快了,一不留神就读完。于是手里捧着娘给我的烤红薯,甜甜地吃着,然后再有滋有味地看呼延庆如何偷偷地出了府邸,心情是那么紧张……此时,早晨特有的青草香味和着野露的气息一点一点地传来,那种感觉伴着书香,真好。

  阳光冉冉,溪水潺潺。正是阳春三月,槐花的香味不知不觉钻到鼻孔中。再看山林,槐花朵朵,那种洁白的花儿,随着微风轻轻地摇着。此时,我正好读到了呼延庆打擂的高潮部分。人整个兴奋起来,便不由得大声嚷嚷起来。山静悄悄的,经我这一嗓子,早把声音传到了山的那一边,于是山的那一边又把声音传送了过来。整个时空仿佛都是我的。

  当我正读得津津有味之时,太阳早升了中天,将他灼人的目光射了过来,由于我长时间趴着看书,身体便有点儿麻木,眼睛也很酸困。此时,“哞”的一声牛叫,邻家大叔便喊上了:“二小,也该回家了吧。这孩子就是招人疼,书读到这个份儿上还能考不上大学!唉,不愧是出在书香门第呀,我家书书要是有你这一点儿肯读的样子,我的心也就展荡了!”听着人家的夸奖,我的脸到红了起来,我这是读的哪门子圣贤书呀。这时候,我才觉得抱歉,嘴里嗫嚅着说不上话来,心里想着,确实对不住母亲早早起来为我好好读书而烤得这个红薯!

  于是我把书收拾好,跟在叔的后边往家赶。叔一路上和我拉呱,说:“咱村自古就数你家墨水多,你老爷爷能把一本《康熙字典》倒背如流,那得有多大的学问呀!现在你爹又是村里的会计,笔杆一摇,米呀面呀就有了,哪里像我们这些喝牛屁眼的成天里风里来雨里去的!我得回去跟我们家书书也说说,向你学习,你也多帮帮他,毕竟咱们是邻居又是本家呀!”听了这些话,我的脸有点儿发烫。叔看我不对,说:“该不是看书着了凉哇,赶快到叔家喝口红糖水。”我的手里满是汗,手里的那本呼延庆的书拿着有千钧重!

  看着叔瘦削的脸,和他那满是老茧的手里握着的旱烟。我渐渐明白了,农村的娃儿,必须得过考学这一关!从那以后,我就一门心思把心放在功课上,虽然千万个呼延庆在撺掇着我。还好,通过13年寒窗,我终于考上一所大学,摇身一变,成为城里人。

  一晃30年,往事历历。青草坡上读书的情景历历在目。那次读书,我想带给我的影响是终身的,那就是人活着,追求快乐自由是正当的,但一定要注意这种快乐自由是不是能够解决当下的问题。

  青草漫漫,岁月如歌。那个春天是一坛窖藏老酒。

(责任编辑:窦占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王红梅作品入选生态环保部“生态环保铁军之歌”应征作品展播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