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贺跃散文:黑暖鞋里的爱

2020-05-09 08:17:37 来源: 作者:河曲红星中学 贺跃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小时候,我和弟弟一直都是穿着母亲亲手为我们缝制的鞋“走南闯北”!春夏秋冬,四季更替,脚上的鞋总是随着季节而变换着颜色和款式,但有一点始终没变,它们都是母亲一针一线用心缝制的!

  河曲视窗网讯(河曲红星中学 贺跃)小时候,我和弟弟一直都是穿着母亲亲手为我们缝制的鞋“走南闯北”!春夏秋冬,四季更替,脚上的鞋总是随着季节而变换着颜色和款式,但有一点始终没变,它们都是母亲一针一线用心缝制的!

  俗话说:巧娘养的拙女子,拙娘造就巧闺女。母亲就是我那个拙姥娘造就出来的巧闺女,而我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拙女子。因为姥娘不善针线活,所以母亲和大姨从十几岁开始便学会了自己缝鞋,而且她们的手艺都很好,做出来的针线活总是能得到邻人的夸赞!

  在那个贫窘的年代里,几乎每个人都是穿着母亲或姐妹缝制的布鞋来度冬过夏。偶尔有穿买来的鞋子的人,我们也并不羡慕,只是心里暗想,他妈肯定是个拙女子!我和弟弟穿着母亲做的鞋去上学,也竟被人问及鞋子是买来的?我急着争辩,是我妈亲手给我做的!别人不信,我便脱下鞋子让他们看鞋里子:买的鞋是这样拼凑起来的布吗?!为了节省新布,母亲总是把几块旧布拼起来做里子。看的人总算是信了,随即夸赞道,你妈手艺可真好!就是嘛,我妈才不是拙女子哩!那个时候,穿着母亲亲手做的鞋,我的心里总有一股神气的自豪感!

  母亲并非居家不出的家庭主妇,由于父亲在外地工作,家里,地里的活便都是母亲一个人做。我和弟弟也从小就习惯了帮母亲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以减轻母亲的负担。白天活儿多,哪有闲空做鞋?于是,母亲便在晚上得空的时候为我们做鞋,姥娘姥爷的鞋也是由母亲亲手来做。更何况姥娘的脚是“三寸金莲”,上哪去买这样的鞋呢?所以,记忆里,母亲一有空便是在那缝鞋,大的,小的;凉的,暖的!

  缝鞋是个细活,费时又费工!母亲总是挑一个阳阳厉害的晴天,在锅里熬上一锅白面浆糊,把那些提前捡好的大大小小,薄薄厚厚,七花八色的旧布抹上浆糊,一块一块,一层一层的粘在一起,而且还要抹的平平的。母亲每次都要粘一大块,足够一平方米大小。粘到一定的厚度,就把它放到太阳底下晒干,这就是做鞋用的衬子。

  衬子做好了,接下来就是找来鞋样子缝在衬子上,再沿边剪下来,然后再把鞋面子粘上去。鞋面子总是崭新的布,黑的,蓝的,红的。等到一切就绪,针线活儿就该出场了!

  做好的鞋帮子还需要“缘边边”,这更是个细活儿!每每见母亲拿着寸许宽的黑布或白布沿鞋口一针一针地缝上去,再裹回来包住鞋口边再缝一次,还得注意把边裹紧,把布拉平。母亲缝得很仔细,很用心,针脚小小的,匀匀的,真的不亚于现在用机子缝出来的效果!做一双鞋,这样的工序要重复四次,想想那时做那么多的鞋,千针万线里费了母亲多少时间和心血呀!

  这还不是最后的工序,鞋帮做好后,还得把它缝在鞋底上,这才算是鞋嘛!鞋底也是有讲究的,父亲和姥爷是干重活儿的,底要耐磨,所以母亲给他们做鞋就用胶皮底;姥娘是小脚,鞋底需特制,母亲就纳布底,这样姥娘穿着舒服又不打滑;我和弟弟呢,夏天多用布底,冬天就用胶底。记得那时候市场上也有卖塑料底的,可母亲说塑料底薄,夏天烫脚,冬天打滑,不好穿。再说,那不是还得花钱买吗?习惯了勤俭的母亲,能自己动手做的,就决不去买!直到我和弟弟嚷着要穿塑料底鞋,不穿手纳布底鞋的时候,母亲才无奈做起了塑料底鞋。那时就想,布底还得母亲自己动手去一针一线的纳,塑料底买来就能用,而且还薄,缝起来也省力,母亲干嘛那么固执,非得用布底呢?现在想来,那时全然没有读懂那布底里纳进去的 深深母爱和孜孜辛俭!

  记忆中,母亲是这样缝鞋的:把做好的鞋帮按在鞋底上,先把鞋头和鞋跟固定住,然后再沿鞋底把鞋帮缝上去。每次见母亲总是把提前搓好的细麻绳绳穿到针里,中指上戴上顶针子,然后用力地,一针一针地缝。母亲缝鞋有个很经典的动作,就是先把针尖在头皮上划一下,再用力扎进鞋底,等针尖从下面顶上来的时候,她就低下头用牙齿咬住针用力把针揪出来,然后再把麻绳绳绕在手背上用力往紧勒一下,于是,手背上便会勒下深深的一道痕!针针如此,双双这样,想想做那么多鞋,母亲得重复多少次这样的动作?又得勒出多少道那样的深痕呀?

  由于母亲的勤巧,我们家的新鞋总是放着多半尼龙袋子,所以我和弟弟从来不用穿烂鞋!那时候,从心底升腾起来的那份自豪让我和弟弟穿着母亲做的鞋走起路来都是雄赳赳,气昂昂的!

  然而,这份自豪在我十五岁考上五寨师范的那年,从我心底消失了。人人都知道,五寨的天气异常的冷,于是,母亲在冬日初临时便托去五寨的姑舅姐给我捎来了一双黑色灯芯绒暖鞋和一副棕色灯芯绒手套!拿在手里的那一刻,我心想,妈妈给我买了一双暖鞋和一副手套?今年没有自己做吗?因为那双鞋和手套跟买的没两样。我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转眼冷日子就来了,我穿上了妈妈给我捎来的黑暖鞋,真暖!

  可是,当我走进教室的时候,我才发现同学们都是穿着买来的样式新颖好看的暖鞋,有几位女同学还穿着皮暖鞋!我恨不得马上把那双鞋子脱下来!无奈,寒冷让我不得不用它来取暖。我第一次感觉到穿着妈妈的鞋是那样的令我难堪!

  ​ 十五六的女孩子,已经有了爱美之心,尤其是在男同学面前,我更是觉得抬不起头来!好在那时的我品学兼优,还能帮我抵挡一下可怜的自卑。从那时起,我的心里便住进了对母亲的埋怨!

  终于捱到了放寒假​,一下车就见爸妈迎上来嘘寒问暖,提东拿西,我却没有给妈妈好脸色,还不是因为那双黑暖鞋?!回到家里,妈妈张罗着给我做饭,我憋了一气终于憋不住了:“妈,你为啥给我买双黑灯芯绒暖鞋呀?那么难看!”妈妈怔了一怔,张张嘴,没说什么。“那是妈妈给你缝的!妈妈说,自己缝的暖和!”一旁的弟弟插嘴说道。缝的?我愣住了,眼前浮出了妈妈埋头缝鞋,用力勒绳的身影!“明年,妈一定给你买一双好看的暖鞋!”妈妈终于说话了。“不,妈!我……”我无言以对,只是猛然间感觉到我居然用我廉价的虚荣心亵渎了妈妈无私的母爱!直到现在,想起这事,我的脸还会发烧,心还会哆嗦!后来,我穿上了和同学们一样的暖鞋,却经常冻得脚疼。

  再后来,母亲便不再给我们做鞋了,我们也只穿买来的鞋,一年四季,寒来暑往。那年,大侄女出生了,母亲看着孙女高兴,又拿出老手艺给娃娃做了几双软底底鞋。那针脚,那手艺​一如我记忆中的好!邻居见了,爱不释手,赞不绝口!小时候的那种自豪感又回到了我的心底。

  转眼间,我也成了孩子的母亲,我也很爱我的孩子。遗憾的是,我却不能像母亲那样把对孩子的爱融进自己的一针一线里!纵然我能用钱给孩子买名牌,穿时髦,但我却无法让他去真切地体会孟郊的“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中蕴含的三春之晖!

  母亲是幸运的,她能用自己的双手来诠释对孩子的爱;我是幸福的,我能从母亲的针线中感觉到妈妈的呵护!但愿天下的母亲都能成为一个幸运的人,也希望所有的孩子都是那个幸福的人!

  脑海中母亲为我挑灯缝鞋的身影模糊了我的双眼,却清灼了我的心智!无声的忏悔中,我终于彻悟了那双黑暖鞋里淌出的涓涓母爱!

  穿着母亲做的鞋走路,稳当,踏实,不冻脚!​



河曲贺跃散文:黑暖鞋里的爱

(责任编辑:王敏)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王敏散文:爱你 我渐老的母亲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