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苗莉散文:故乡的年 亲情满满

2020-03-22 10:36:44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河曲实验初中教师 苗莉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记忆中,年的前奏必定是这样的:下过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把瘦小而贫瘠的小山村,装扮的像个童话里的世界。

  记忆中,年的前奏必定是这样的:下过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把瘦小而贫瘠的小山村,装扮的像个童话里的世界。

  清晨,我被一阵嘹亮的猪叫声惊醒。奥,杀猪了。我从炕上一跃而起,顾不得洗脸梳头,趿着鞋子,飞快地循着声音跑去,妈妈牌老式棉鞋踩在积雪上,发出好听的咯吱咯吱声。

  到了小院,猪已经杀好,褪了毛,雪白雪白地挂在一棵小树上,大伯正忙手忙脚的分割肉。叔叔婶子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兴奋地对着猪身指指点点,讨论着哪块肉适合过年包饺子,哪块肉又适合水煮待客吃。小伙伴们也来了不少,在院子里有的踢毽子,有的斗鸡,还有的跳绳,小小的村庄,杀猪好像举行一场迎年的盛会,处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我也飞快地加入踢毽子的队伍,虽然我是那么的不擅长,却也玩的不亦乐乎。正玩得起劲,杀猪的大伯把猪尿泡在水里洗了洗,递给我说,玩气球去吧。哈哈,这对于我们这群农村的孩子来说,绝对是个奢侈的玩具,它可以玩的时间长,且不破,比买的那种气球耐多了。小伙伴们也忙停下手中的活计,围了上来,叽叽喳喳讨论着玩的方法,我立刻有种众星捧月的感觉。这时,二狗殷勤地走上前来,对我说:“丽丽,你们女孩子力气小,吹不大,我保证给你吹的最大,且扎的不漏气,可以吗?”我迟疑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递给了他,说:“可别弄坏啊”。二狗仿佛接受了一项神圣的使命,众目睽睽之下,只见他使出浑身力气,脸涨得通红,对着“气球”卖力的吹起来,鼻涕流到嘴唇也顾不得擦一擦。不多久,我们就有了一个特殊的气球,那叫个兴奋!孩子们热情高涨,你顶一下,他顶一下,我们玩的满头大汗,欢乐的笑声充满了院子的每个角落。

  接下来几天,家家户户蒸馒头,做豆腐,炸麻花,煮肉······炊烟袅袅,屋子里边整日雾气缭绕,窑洞里的土炕往往烫的睡不成觉,一晚上要挪好几次地方。但人们的脸上流露着一种掩饰不了的快乐,是啊,快过年了嘛!

  正式到了过年那天,一大早,妈妈就把家收拾的干净利落,然后开始忙着做中午饭。要知道,为了年三十这几个菜,妈妈的心里不知道盘算了多久,它要讲究荤素的搭配,口味的爱好,色泽的明快,当然,还有经济的考虑。中午吃罢饭,喝了点小酒的爸爸要美滋滋地睡一觉,然后开始劈柴垒旺火。我们小孩子就是穿新衣,吃糖,放鞭炮,疯玩,这儿弄弄,那儿戳戳,虽碍手碍脚但却有种说不出的高兴,并且也绝不会挨骂,因为年三十,是断然不能骂人的。

  到了晚上十二点,发完旺火,自然是熬年了。印象中没有春晚,只是穿着新衣,坐一晚上,嗑瓜子,吃花生,就莫名的激动。弟弟穿着一双十元钱的白运动鞋,愣是坐在炕头上一晚上也没舍得脱。我呢,当然是妈妈用烧热的筷子给我卷了头发,打扮成一个花枝招展的小公主啦。

  记忆最深的是穿了一双黑色的猪皮丁字皮鞋,鞋面上猪皮粗大的毛孔还清晰可见,但我还是觉得无比的骄傲,暗地里背着妈妈用猪油把它擦了好几回。正月初一,我就蹬着这双锃亮的猪皮皮鞋,迫不及待地绕村转了三圈。奇怪,好像也没引起小伙伴们多大的注意,虽然他们都没有皮鞋。这怎么能行呢,怎么没人夸我的皮鞋好看呢?于是我回到家,吵着闹着要让爸爸自行车带我到集市上转一圈,以便引起更多人的注意。宠我的爸爸只好答应,但去了集上,所有的店铺都贴着大红对联,关着门,街上冷冷清清,除了鞭炮的碎屑,连个人也没有,真扫兴,我只好闷闷不乐地跟着爸爸回家。

  刚走到我家巷子口,咦,哪来这么多人?奥,原来是小伙伴们在玩风车。所谓风车,就是把过年写春联剩下的红纸,叠成正方形,沿对角线裁开,折起四个角,拿枚铁钉往玉米杆上一扎,一个简易的风车就做好了。于是,刚才的不快立刻到了九霄云外,我也火速让爸爸给我做了一个,真好玩呀。手举着风车,跑上,跑下,再跑上,再跑下,风在耳边呼呼的吹着,风车快速地转成一朵美丽的花。我和小伙伴们像一列列奔驰的火车,一会儿同向而行,一会儿又相向而行,两车相撞也毫不在意,爬起来继续跑。风筝转着,响着,我们笑着,跑着,多么令人难忘的场景啊!

  时间过得真快,生命的风车转啊,转啊,转眼间,就已经把我转到了中年。岁月如歌,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真的,直到现在,我再也没有穿过那样傲人的皮鞋,也再也没见过那样玲珑的风车了!

  ( 作者苗莉 河曲实验初中教师 )

(责任编辑:窦占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弘扬家学文化 河曲《柳氏宗谱》编撰完成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