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从大埝墕古戏台看二人台的传承

2020-03-14 08:17:10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张瑞锋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二人台是开在晋、陕、蒙、冀、甘、宁大地上的艺术之花,这朵花,芳香四溢、娇俏迷人,既有红牡丹的国色天香,又有山丹丹的含蓄质朴。

  
  二人台是开在晋、陕、蒙、冀、甘、宁大地上的艺术之花,这朵花,芳香四溢、娇俏迷人,既有红牡丹的国色天香,又有山丹丹的含蓄质朴。

  二人台发源于河曲,是在河曲民歌的基础上发展衍变成来。从音乐动机和音乐元素不难发现,它与河曲地块上的音乐符号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去年夏天,我在河曲县巡镇镇大埝墕村,见到了该村的古戏台。初次见面,戏台于荒草掩映中静默着,扑面而来的是满眼的历史,满眼的沧桑。细细观察,这个戏台为砖木结构,台基由条形砂石和青石砌成,青色的老条砖包着泥土拓成的土坯砌成了戏台的外墙。人字形的木质顶棚覆盖在刻满岁月的墙壁上,上面是鱼鳞般排列整齐的青蓝色的瓦当,一排排,一列列,正如那些戏迷,于无声中回味着当年台上演戏的盛景。戏台前面,四根圆形台柱昂然矗立,为台下观众诉说着每一幕戏的内容。据大埝墕村的村民讲,此戏台大约建于咸丰元年,即1851年。初建时仅是修建了戏台的台子,后来分批逐步建成。当然,题壁上的文字也有据可考:“同治八年七月二十三日,庙会大吉,阳歌盛事。风搅雪,日场《小寡妇上坟》,夜场《打经堂》。五云堂玩艺班敬演。”这些文字错落有致地刻在内壁上,虽然没有标点符号,但并不难断句。

  经推算,这个题壁应该是创建于1869年。在此演戏的五云堂玩艺班创办于清同治二年前后,也就是1863年左右,班子主要以演唱道情为主。这里的“玩艺”,是当时演出中的一种民间俗称。二人台在“风搅雪”的进程中正是被称之为“打玩艺儿”。其实,从这个漫不经心略带些轻慢的名称上就可以看出来,在当时,二人台离“艺术”二字还差得远,它不是阳春白雪,而是下里巴人,只供人们在茶余饭后消遣取乐罢了。

  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二人台剧目不断充实,表演形式日益丰盈,二人台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喜爱,进而登上了舞台。虽然它摆脱了“打坐腔”的束缚算是一种进步,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它还是没有发展到可以独立存在的地步,不得不依靠道情等成熟剧种的台面来壮大自己。为了能够登台表演,取悦乡亲,“风搅雪”就是一种最理想的演出方式。

  道情登台时间较早,表演也有一套固定的程式,五云堂玩艺班在大埝墕村演出的《打经堂》便属于道情传统剧目,有多个角色和特有剧情。那“风搅雪”到底是道情和谁来搅呢?显而易见,是二人台无疑!从河曲县文笔镇唐家会村发现的清光绪十一年(即1885年)二人台《小寡妇上坟》和《走西口》手抄本来看,二人台《小寡妇上坟》早已成型,成为一个有固定唱词和曲调的小戏。如果说《小寡妇上坟》是道情,那就也不会存在“风搅雪”这种从岁月长河中趟过来的演出形式了。可见,在1869年河曲已经有二人台正式登上了舞台,成为广大民众喜闻乐见的精神食粮。

  二人台需要发展,但更需要传承。我们无法想象当时在大埝墕戏台上的那一出《小寡妇上坟》是怎样的一种情景,可我们要知道的是这个剧目在走过一百多年后仍然完整地活跃在农村舞台之上,这是值得我们每一位二人台爱好者欣慰的。创新发展,不等同于抛弃传统。我们传统二人台里边有好多值得我们去学习的东西。比如说《种洋烟》,那是特定时代下的产物,你现在再说起洋烟,恐怕几乎没人能描述洋烟的形态,更不用说洋烟的种植是怎么一回事了。这里边的台词便是我们值得去了解的东西,当然不是教唆人们去怎样种洋烟,而是告诉人们那个年代下的生活状况。再比如说二人台的旋律和唱腔,特有的“扒圪梁”“钻山沟”“翻八度”等演唱技法更是受到周边老百姓的喜爱。因此,我们要注重二人台的发展与创新,首先就要探索二人台的发源。

  如今,二人台的创新曲目有好多,但有特色的能称之为“经典”的曲目却很少。电子音乐、西洋乐器为乐队增加了厚度,却丢失了特色。枚和四胡的特殊音色在厚重的音响效果下显得无比苍白,原有的精美唱腔被洋化了的“民族唱法”修改得走了样。更有一些新创作品,一些唱腔和北路梆子、东路秧歌竟然没有两样,把原本的二人台痕迹抹得一干二净。我认为,这做做法是不好的。要想让二人台的生命力更强,首先得干干净净地传承过来。你连基本的二人台是什么也不清楚的话,何谈二人台的创新发展呢?

  我们在介绍二人台的时候经常会加上“传统”二字,为什么是“传统”呢?就是因为是老一辈人一辈一辈传下来的。能够流传到我们手上的这些东西,是时间的积淀,是艺术的精华,更是文化的瑰宝。传统文化更是我们整个民族、整个国家的血脉、精神,也是我们的根和魂。要想保住这些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传承是关键的一环。就像《捏软糕》,乐队一起,人们马上就听出了那几件特色乐器,演员一张嘴,就让人感觉这唱的就是二人台。我觉得,这才是传承。如果用的是《捏软糕》的词,伴的是大秧歌的曲子,怎么能让人相信这是二人台呢?简单来说,传承,首先就要尽量保持原汁原味。当然,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电子乐器、灯光、音响等设备的不断更新,舞台效果也在不断的变化,这是不可阻挡的社会趋势。但尽管这样,也不能过分地夸大这些成份,喧宾夺主,将原来的唱腔和表演形式给淹没。

  大埝墕古戏台的题壁只有寥寥数字,囊括的东西却很多很多。我们不得不佩服老祖宗的智慧。从台下到台上,从单一到半程式化,这是一种进步,是一种由生涩向成熟的进化。作为继承者的我们,为什么要让它变了味呢?一颗土豆,烧出来是烧的味,煮出来是煮的味,炸出来是炸的味,如果先烧后煮再油炸,那会什么味呢?所以说,保留原来特色、传承原有味道是非常重要的。假如我们看到晋剧里的一段唱腔好听,赶快拿来用在二人台戏曲中;看到二人台里的一段音乐好听,赶快拿来放进晋剧当中,这就成了“画虎不成反类犬”了。其它剧种也一样,如果一味地模仿别人的东西,经过若干年后,是不是全国的数百个剧种会渐渐地变成一个“大杂烩”呢?那时候,还分什么这剧那剧的?天下一家了嘛!

  说到底,戏曲艺术,要传承好才能谈发展,要既可兼顾自身特色,又能跟上社会发展。我个人觉得,应该是继承传统,注重特色,适度创新。希望二人台能够不负众望,唱出自我,走得更远。如今,大埝墕的古戏台依然屹立在岁月的长河中,似乎在诉说着那永久不衰的故事,倾听着二人台演唱的声音……

  ( 张瑞锋)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水土文化好地方,墙里开花墙外香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